​江湖大哥变 “精致”了,但《扫毒2》还是老腔老调

中新网12月9日电
于魁智,著名京剧演员,他的很多剧目均曾广为人知。而近期,由他饰演“唐太宗”的京剧《丝路长城》即将在国家大剧院上演。9日上午,于魁智在北京出席该剧见面会并接受记者采访。他表示,《丝路长城》蕴含着满满的正能量,同时也加入了一些新的元素,“当下,京剧演员不能再像过去一样一味靠‘口传心授’演唱老腔老调,传统艺术要跟上时代步伐。”

在省京剧院迎来建院50周年之际,着名京剧艺术家于魁智、李胜素将应邀出席于26日在吉歌集团东方大剧院举行的《京韵国魂》京剧晚会,并将演出《三家店》选段《儿行千里母担忧》、《上天台》选段《金钟响》。对于于魁智的到来,许多得到消息的观众和京剧票友都翘手以盼。于魁智,就像京剧界的特征,标志着中国京剧无与伦比的艺术魅力,象征着这一传统戏剧在当今时代所达到的艺术高峰()。昨天,记者对马上就要来长春演出的于魁智进行了电话采访。

今年的暑期档风云变幻,经历了好几部电影的档期调整后,原本并不是绝对主力的华语片《扫毒2》成了大众关注的焦点。作为之前大获好评的《扫毒》系列的第二部,阵容超过前作,除了古天乐继续参演外,刘德华、苗侨伟、郑则仕等天王级老戏骨纷纷加盟,连客串的角色都是林家栋这种影帝级别的演员,让人不得不报以很大期望。

近日,保定市“迎五一”老调名家演唱会举行。王贯英、辛秋华、周淑琴、陈淑缓、白玉昌等当年参加电影《潘杨讼》拍摄的主要演员悉数出席,倾情演绎了老调《潘杨讼》的全部经典唱段。演唱会历时三个半小时,代表了近年来保定老调表演的最高水平,让观众尽情享受了一场艺术的豪华盛宴。

新剧无论立意、主题均蕴含满满“正能量”

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当时吉林省京剧院一位着名京剧艺术家徐枫的几个弟弟妹妹与于魁智同在沈阳京剧院学员班学习京剧,从几位同学的口中,于魁智对吉林省京剧院有了最初的印象,知道这不仅是一个优秀的艺术团体,也了解到该团为全国各地的京剧院团输送了很多优秀人才。

图片 1

54年过去了,当年摄影棚的小姑娘和小伙子都已届古稀之年。然而,他们在舞台上的一招一式依然那样标准规范,嗓音依然那样韵味十足,不时赢得观众雷鸣般的叫好和掌声。今年已76岁的河北省戏剧界武生泰斗白玉昌,演唱后出人意料地做了两个“双叉”和“单叉”,腿脚干净利索,且脸不红气不喘,令在场的观众叹为观止。

本次于魁智饰演的唐太宗是京剧《丝路长城》的主角。与以往的京剧不同,《丝路长城》创造性地将关注点同时放在宫廷内院与民间百姓之上,无论是庙堂之高的宏才大略,还是江湖之远的民间疾苦,都将在这部剧中得到浓墨重彩的体现,而从头至尾贯穿始终的忧国忧民情怀更显得意味深长。于魁智直言,虽然是一个历史题材,但是这部戏无论主题、立意,都充溢着满满的正能量。

他和省京剧院的着名演员裴咏杰、倪茂才都较为熟悉,他们都是中国京剧研究生班的同学,早在1987年,他就与裴咏杰同台演出过,彼此都是好朋友。在上个月于山东济南举行的第五届中国京剧节上,于魁智还见到了我省的这两位同行,而且在我省的参赛剧目《孙安动本》演出时,他更是坐在电视机前非常认真地观看了中央电视台戏曲频道的现场直播。通过这台剧目,他对吉林省京剧院也有了全新的、进一步的认识和了解。

事实并没有给人太多惊喜,但至少没有让影迷失望太多,《扫毒2》是一部整体及格的港片,该有的元素都有,该有的尺度也没有被裁剪。但尽管如此,它依然只是及格而已。不知道是不是港片的格局已经走到尽头,又或者说香港本土的故事已经被拍得再也找不出新意,这些年港片越来越难有拿得出手的作品了。从2002年巅峰《无间道》系列之后,港片整体上就进入了衰落期,虽然还有杜琪峰的黑帮枪战系列和尔冬升的《门徒》《新宿事件》等片点缀其中,但整体上缺乏新意的事实是无法掩盖的。2010年前后,随着香港影人大规模到内地发展,香港电影逐渐凋零,偶尔出现《寒战》这样的经典回闪外,基本看得出港片一直处于疯狂挣扎求生的状态,连最拿手的功夫片也只剩下一个叶师父孤军作战,而《追龙》的成功更像是回光返照一样,告诉大家港片那个辉煌的时代一去不返了。

“我非常喜欢《丝路长城》的剧本,用现在流行的语言说,这部戏表现的是主旋律,不是仅仅能够让观众看到、听到,还最终能够让他们感受到余韵悠长的心意。”于魁智笑着表示。

在26日的《京韵国魂》晚会上,于魁智将演出《三家店》选段《儿行千里母担忧》、《上天台》选段《金钟响》,同时还将和老搭档李胜素合演一段《四郎探母》。虽然于魁智的演出很多,但参加省级院团的建院庆典演出,这还是第一次。他说,他正在排演由国家大剧院组织推出的新编史诗京剧《赤壁()》,日程安排非常紧张,但一听是吉林省京剧院的演出邀请,他则欣然接受。

图片 2

在于魁智的记忆里,唐太宗在京剧表演中还是首次和丝绸之路联系起来,这让对唐太宗一角情有独钟的于魁智在感到荣幸的同时,也有了一些莫名的压力。
为了将这部作品排演好,于魁智下了很大的功夫。在接到剧本之后,他带领众位艺术家“三班倒”辛苦排练,整个剧团几乎处于封闭状态。

说起正在排演的《赤壁》,于魁智告诉记者,目前,这部戏有些情况还处于保密阶段,不便向外公开,“新排的《赤壁》在观众熟悉的题材基础上,对音乐、表演等方面都进行了全新的艺术探索。参与演出的演员既有国家京剧院、北京京剧院的,也有天津京剧院的,可谓阵容强大,行当齐全,流派纷呈。我希望自己能在这出戏中塑造一个全新的‘诸葛亮’的艺术形象,带给观众耳目一新的艺术感受。”

《扫毒2》的格局其实和第一部一样,都是以香港为主,东南亚其中一地为次的双线搭配,尽量放大地域格局。第一部是泰国,第二部则是菲律宾,但第二部的海外内容却很少,不像第一部泰国戏份那样让人记忆犹新。不过在枪火场面和追车场面上,《扫毒2》的处理一点不输第一部,很多时候甚至还成了承接剧情节奏的重要手段。似乎从《寒战》开始,香港电影找到了一个新的突破口,那就是精致的西装、雪茄、威士忌以及高档写字楼的那种精英生活基调,力图打造一个不再是市井的香港。就算是江湖大哥,品位也比之前高了很多,边炉不再打了,大排档不再吃了,改成了西装革履地抽雪茄喝洋酒。《扫毒2》走的就是这个基调,哪怕是郑则仕扮演的老大执行家法,以及死后的葬礼,都拍得很精致。哪怕葬礼上有白色的孝狮搭配,但就是少了当年那种烟火气、江湖气,大佬已经变成了企业家时代,狠不起来了。


目前《丝路长城》已经进入最后冲刺阶段,一些细节还在打磨、调整。”说到排练过程的艰辛,于魁智的神色没有任何变化,更多的是感谢他人:导演、搭档等等,“与陈维亚这样的导演合作也是我的梦想吧,他为国粹舞台带来很多新鲜的东西,值得我们去学习和交流。”

说起京剧的创新与保持传统之间的关系,于魁智表示,在这方面京剧界近些年有过许多探讨和尝试,而且也有许多不同的观点,可谓见仁见智。改革开放30年来,京剧事业的面貌发生了很大变化,党和国家对京剧艺术给予了大力扶持,全国京剧界的同仁也在不断挖掘、创作新的剧目,京剧表演的手段日渐丰富。而且随着社会和时代的进步,京剧的形式也发生了变化,不再完全是过去的老腔老调。当年,梅兰芳先生将京二胡融入乐队伴奏中,就是一种创新和改进的实践。

图片 3

京剧演员不能一味“口传心授”演唱老腔老调

于魁智,国家京剧院一团团长,国家一级演员。1961年出生在沈阳,10岁学戏,1982年毕业于中国戏曲学院,2001年毕业于中国京剧优秀青年研究生班。他以清新的演唱韵味和颇具时代感的舞台风貌,赢得广大观众的喜爱。曾荣获全国京剧演员电视大奖赛最佳表演奖、第七届中国戏剧梅花奖、梅兰芳金奖等称号。

华仔的演技一直都在线,古天乐基本上不管哪部戏,只要一演毒贩就是那个味儿,看不出哪里不对,而苗侨伟的警察反而没有出彩的地方。而故事也谈不上有什么新意,也就是传统的港片套路,以贩毒与扫毒的冲突为主。有意思的是菲律宾那段,刘德华扮演的余则天目睹菲律宾触目惊心的毒品泛滥后,看到了电视上菲律宾总统的发言,要不惜一切代价扫毒,以此来喻示现实生活中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的铁腕扫毒手段,那种甚至无视法律程序直接击杀毒贩的做法,颇有以毒攻毒的意思。但不得不说,老杜的方法确实把菲律宾多年的贩毒给压下去了,当年泰国的他信也是用类似的方法才把积弊已久的泰国毒品问题给解决掉。余则天显然受到了这个观点的影响,也看到了这样的成效,所以回到香港选择用自己所有的财力来办这件事。以毒攻毒,和毒贩不讲法制,直接击杀,但最终自己也被这样的方法反噬。

担纲主演挑大梁,在于魁智的演艺生涯中早已非新鲜事。出生于1961年的于魁智年仅十三岁即在现代京剧《大橹歌》中担任主角,连演百余场次,受到广泛好评。在获得业内认可的同时,于魁智也非常关注当下戏曲的发展情况。他对记者表示,在当下,京剧演员不能再像过去那样一味“口传心授”地演唱老腔老调,“传统艺术要跟上时代发展步伐。”

图片 4 加微信号:xijucn-com
为好友,好礼送不停!免费送戏票,纪念品,戏曲MP3播放器,戏曲动漫卡通玩偶,戏曲T恤,戏曲鼠标垫,手机壳等!准时为您推荐戏剧热点信息。

图片 5

何谓跟上时代步伐?在于魁智看来,这就需要当代京剧演员具有时代的精神与节奏,舞台要呈现新的时代气息与气象。而一部喜剧的成功,关键还是在于广大观众的品评,“对我们来说,不在于这个戏达到什么成绩,我们要做的只是潜心创作。”

《扫毒2》的剧情没能跳脱出港片近年来的恶性循环,虽然在地铁追车等场面上有所创新,但光靠动作,是挽救不了整个戏的。前几年同样是刘德华主演的《风暴》场面更加火爆,但基本上也属于看了就忘的片子,反而不如同样是邱礼涛导演稳扎稳打的《拆弹专家》,最终还是要回到故事本身上来。这是目前香港影人最该思考的问题,不要光靠着老戏骨的演技来苦苦支撑故事,希望香港电影早日破局,找到新的突破口。

不只在《丝路长城》的排练中如此,于魁智为了拍好一部戏,有时半夜都会与搭档通电话,为一个唱腔、动作反复沟通,并关注舞美设计等一系列可能影响到京剧表演的元素。他拿与陈维亚导演的合作举例:“我们都力求要表达京剧原汁原味的东西,同时也通过希望舞台等各个要素的整合,给观众带来新意。”

□杨添

“总之,要给京剧注入新的活力和表演特色,能通过一个作品的创作提高自身、锻炼京剧队伍。”于魁智最后满怀期待的表示,戏要唱给喜欢京剧的人听,也希望能有更多年轻人爱上京剧。

新京报编辑 吴龙珍 校对 李世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