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社区守望者”

原标题:最后的“社区守望者”

捉鬼师.无头将军

文/架上一只鸭

我游荡在人鬼两界。

看遍人间冷暖,爱恨离愁。

可要不了多久,怕是就要被革职了。

因为茫茫同门里,我是效率最低的一个。

苦寒地狱月余,悲喜人间三十年,我仍是分毫未获,青色的捉鬼瓶晃晃悠悠,安神液在里面翻滚沸腾,时不时啵啵作响。

抬眼望去,天地人三界,苍茫无极。

其间百鬼夜行,万鬼游荡。

青袍着身,柳枝于手,本当大袖一卷将尔等扯入轮回中。

可我却偏偏要看透那些虚妄魂灵下,斑驳多姿的故事。

“咕噜咕噜。”

“咕噜咕噜。”

这是血液从断掉的肢体里滚动的声音。

找到这个无头鬼的时候,他就在那里站着。

尸山血海,阴气阵阵,怕是再有三五日,必成旱魃般的存在。

无数的捉鬼师无功而返,复又有无数的捉鬼师御剑而来。

桃木鸡血,惊雷日光。

三千阵法,万道黄符。

所有克制阴邪的法宝堆砌在他的脚下,可他不动分毫。

“这个鬼,怕是要钟馗大人前来,才能收掉了。”

钟馗远在地府极深处,路上至少需要三日。

于是无头鬼终于有了三日的清净。

他没有脸,我看不到他的表情。

狰狞抑或云淡风轻,我都无从得知。

唯一能见的,是那一身染血的银甲,这铠甲包裹着他的躯壳,耸立在高高的尸山上。

这样的光景,伴着咕噜咕噜的血液流动声,将我困锁在这里。

我甚是好奇,到底是什么,让他抛却轮回,抵抗万千捉鬼师于此,甚至不惜化作永不复六道的旱魃?

时间就这样流动着,已经到了第三日的黄昏。

极远处的地府,仿佛钟馗那诺大的法宝已然破空而来,转瞬千万里。

他的时间,不多了。

“你,不走吗?”

他终于说话了。

那声音低沉沙哑,像是声带被这风沙浸透。

我望了一眼,却不知道这声音是从成堆的尸首里哪一颗头颅传出来的。

“为什么要走?”

“捉鬼师以捉拿游魂为天命,你在此守了三日不曾出手,钟馗一旦前来,追究你无所作为之罪,你必然难辞其咎。”

我拍拍身上落满的暮光,“还是个聪明的无头鬼。”

“那你走不走?”

“不走。”

“你在等什么?”

无头鬼的尸体艰难地动了动,我听到一阵清楚的摩擦声。

我咧开嘴笑了起来,“那你又在等什么?”

“等一阵号角。”

“什么号角?”

他的声音忽然低沉下来,“撤退的号角。”

暮暮疆场,血腥气翻滚仿佛大海波涛汹涌而来,远处的夕阳坠在长河尽头,长河边,一座残破的孤城沉寂在无穷的晦暗里。

猎猎大风而起,我的心亦悲凉几许。

“你是姜国的将军吗?”

无头尸忽然簌簌抖动几下,血痂风干的粉末铺陈开来,他无头的尸体在缓缓挺起胸膛,那摩擦声更甚,带着些许尖锐,传出去很远。

可这一切,都盖不过他高昂起来的声音,若是音色有形,他的声音势必已经燃烧,“某,乃姜国护国大将。奉帝命,领军三十万,死守姜国都城,无号角,不退分毫!”

“原来真是。”

我的眸子透过那冰凉银甲,刺入那腐朽坍塌的尸体,却被一阵热血炙烤。

“那号角一直在吹响,你不曾听闻吗?”

“怎么可能?”

将军的声音颤动起来,“难不成,我大姜胜了?”

“那是当然啊。不信,你仔细听听啊。”

霜重鼓寒,红旗猎猎。

一阵号角从落寞的古城飘荡而来,城头上,是另一只鬼。

他腐朽的尸体上插着一支透体的精钢箭,就是这根箭,断绝了他一切的生机。

而此时,他得我修为魂归此处,气运丹田,号角震天而起,飘荡百里不减。

这胜利撤退的号角声传到尸山上的时候,将军的尸体,终于忽然抖动几下,残破的红袍破碎掉风干的血痂,一双腐朽的手伸了出来。

那手解开银甲。

我终于知道,一直作响的摩擦声,源自何处。

一柄木质的战旗,被他生生插入血肉,殷红的旗面上硕大的“姜”字依旧清晰,他脱掉银甲,露出与战旗一同腐烂的尸体。

这像是用血肉书成的一幅墨宝,人在旗在。

他最终还是撑不住了,尸体坍塌的时候,战旗却依旧屹立不倒,大风起,早已凝固的旗面忽然挣扎破碎,血痂的粉末飞扬而起,那旗面陡然猎猎作响,飞扬的战旗,无尽的尸山血海,都成了一抹剪影。

我向前望去。

大漠孤城,长河落日,我看着他无头的灵魂走向我。他步步高歌,步步狂笑,最终燃烧,砰得化作青烟一缕,遁入我腰间的收鬼瓶。

这是我收到的第一只鬼。

可我不敢有分毫喜悦,因为我知道,我触犯了地府天规。

而天规的执掌者,天师钟馗,就站在我的身后。

“值得吗?”

钟馗一双赤红的眸子盯着我,在他滔天的盖世气息下,我艰难地转身。

为了一只无头鬼,动用自己的法力,召唤惨死百年的孤魂于古城头,这是违背六道轮回的。

“对啊,值得吗?”

我把目光放在姜国城头,那手执号角的孤魂忽然破散,可我瞥见了他最后的一抹笑容。

将军不知道,他要吹的,本是投降的号角。

那是姜国国君为保满城臣民而自刎前,下的最后一道圣命。

那个姜国,早在几百年前就已经灰飞烟灭,化作历史长河的一簇尘埃。

可将军的孤魂,夹裹着不灭的战意,生生在这早已沧海桑田的荒原上,沉寂了数百年,最终凝聚在一起,扑荡开这浩荡的,唯有阴间生灵才能所见的尸山血海。

日升月落,朝露暮阳,当年的那片荒原早已经蒿草遍野,繁荣的都城也早已经破败成横亘在夕阳里的几堵土墙。

可在他的世界里,姜国未亡,他的背后还是一国的臣民,他的身边还是三十万忠肝赤胆。

这样的一份肝胆,我又如何忍心,让他破灭。

哪怕代价是触犯天规,革名捉鬼师。

“值得吧。”

我放下腰间的收鬼瓶,脱下青色的捉鬼袍,忽觉一身轻松。

钟馗大袖一甩,收走二物,御风而去。

夕阳西下。

苍莽的荒原上,一身素白的我飘荡游离,不知所归。

钟馗庞大的身躯遮天蔽日而去,天地间渐渐开阔起来,只见他大红色的袖口忽然一甩,竟有一道惊雷打来,雷声中夹裹着钟馗之音。

那惊雷见我,陡然涨大,化作雷霆云海,其梵音也通彻天地人三界。

“吾钟馗,以天师之名,赐捉鬼师柳玄道不灭之身,自此三界六道,不阻其行,五行生克,不犯其身。

望汝禀天地之道,拳拳之心,澄澈之意,纳游魂野鬼,正人间善恶。”

话音落,惊雷退,雷云尽散。

忽然之间,有金色长袍逆着夕阳飞来,收鬼瓶化作一道绿光急遁而至。

金袍加身,玉瓶束腰。

夕阳彻底遁去,万物寂静下来,我心里的血扑腾几下,唯有腰间收鬼瓶,莹莹而光。

地球的最后一个守望者

中新社汉堡8月10日电 题:德国唐人街最后的守望者

图片 1

               上官朝夕——看电影《机器人总动员》

中新社记者 彭大伟

《人生一串》火了,网友不吝惜赞誉,说这才是中国版《深夜食堂》。究其大火的原因,可能是影片里流露出难得的烟火气和接地气,一顿小烧烤背后是一群小人物身上的人情味儿和一个经历快速变迁的时代。

看完DVD版的《机器人总动员》,已经快凌晨3点。有一种痛苦和欣慰的错觉,在心底划过。望着窗外的天,城市的星辰不见。天亮了,我想象着自己生活在天空,对地球说声晚安。

华灯初上的汉堡圣保利,离披头士乐队声名鹊起的绳索街咫尺之遥,一条名为“汉堡山”的小街内,“香港饭店”的霓虹灯招牌刚刚亮起。

2000年后,中国的城镇化加快,截止到2017年,城镇化占比达到了58.52%,两亿市民的诞生速度达到了惊人的地步。人们的生活变好了,可当这一切在几乎不到一代人的时间里发生时,不容易变的东西显得弥足珍贵,比如说人情味儿。

动画给孩子带来的是欢乐,给大人带来的是思考。多少年后,黑白灰濛的地球展示在我们面前。高楼大厦和方块的垃圾一样直冲云天,没有蓝天白云、绿水青山、甚至没有人烟。这里成为银河系中最不适合人居住的星球。人类移民到太空,乘坐一艘飞船,过着需要机器人控制的生活。他们穿同样的衣服,吃同样的饭,没有爱情、友情、亲情,他们只是一件件产品,肥胖无比却每天喝大杯可乐,生活是被电脑程序控制。他们快忘了自己来自哪里,欲望消失无影无踪。

图片 2德国汉堡圣保利曾经有着一条小“唐人街”,但在纳粹时期被盖世太保强行驱散,至今德国没有唐人街。图为汉堡唐人街传奇人物张添林的女儿张雪芳站在继承自其父的“香港饭店”前。(2016年资料图片)中新社记者
彭大伟 摄

慢慢消失的菜市场,记忆里的大院儿,被反复整改的街道,社区是一个城市发展最显性的表达,而城市的核心是人。深处时代变迁的洪流之中,我们却也总是忽视了让我们社区生活变得更好的那些人。

只是,在地球的某一角落,有一个勤勤恳恳的拾荒者。它叫瓦力,小机器人。它每天的工作就是把垃圾压缩成方块一层一层地叠成垃圾楼。它很乐观,很勇敢,有一个蟑螂是它的伙伴。日出而作,日落而归,本来生活就是如此简单枯燥的吧。可是它喜欢收集一些它觉得可能有用的东西,装到一个盒子中,再搬回住的地方分类放好。它默默无闻,可是地球是一个大垃圾场。有一天,它在清理某一角落的时候发现了一株绿色的植物,于是,它就把它装进一个盆子,带回住的地方养护。

这家酒吧兼旅店的主人玛丽埃塔·佐尔蒂身着黑裙,笑着迎接记者。

1

“诺亚方舟”上的飞船带很多穿着宇航服一样的小机器人来地球寻找绿色植物。因为只要找到一株,就证明地球可以生活,他们即将回来重新建设家园。伊瓦巡逻的区域刚好就在瓦力的附近。伊瓦是一个对地球很敏感的机器人,它拥有自己的判断和思考,当它遇见瓦力,因为孤独吧,瓦力已经爱上了伊瓦,可是,当伊瓦找到那盆绿色植物后,就自动封闭自己,只剩下绿色的灯光在闪烁。瓦力为了能让它醒来,守护在它身边,遮风挡雨。这一切被伊瓦的程序自动记录。可是,飞船把伊瓦带走连同那唯一找到的植物。瓦力为了能和伊瓦在一起抓住了飞船潜入“诺亚方舟”。然而,“诺亚方舟”上的机器人已经控制了整艘船包括船长。为了阻止人类回到地球,它们把植物毁灭在太空。而伊瓦把瓦力和植物一同救回。飞船上听从船长的小机器人们和船上的防暴垃圾箱展开了趣味纷呈的斗争。通过千辛万苦,植物终于出现在船长面前,船长立刻决定重新找回人类的尊严,把控制飞船的机器人征服,带领千千万万的人类回到地球。

将她与其他德国人区别开的,除了一双黑色的眼眸,还有一个平日里用不到的名字——张雪芳。

炎炎夏日,当你在空凋房里“葛优瘫”、吃着零食追着剧,享受着新中产式的生活时,要知道,这份舒服背后是很多个团体通力协作的大型工程,享受服务的同时,我们很少能够想起这些人,他们像“透明人”,默默无闻,却都是真正的“无名英雄”。

然而,瓦力的电路板被烧坏,成为废品。回到地球后,心如火焚的伊瓦在瓦力的小房间找到一个可以配合它的电路板。可是瓦力,已经失去记忆。万念俱灭的伊瓦在最后时刻握住了瓦力的手。过了几秒,瓦力终于恢复知觉,和伊瓦幸福地笑着。一年复一年,人类建设的蔚蓝的星球,重新在渺渺的银河系上闪烁着文明的光芒。

这位年已75岁的汉堡老妇人,就在这里日复一日地守望着德国曾兴旺一时的汉堡唐人街,以及它湮没的历史。

保安是我们出入小区、进出商场的第一道和最后一道屏障,日常保障着每个都市人的人身和财产安全,可以说,他们是最能给我们“安全感”的人。早出晚归,严冬酷暑,他们最经常出现在我们视线里,为了确保每个城市社区的安全,他们恪尽职守,和小区居民打成一片,让每个人感受到社区温暖。

是一部宣传环保电影,抑或是预知人类未来的灾难片?剧情很简单,人物也很少,像是一个绝望的孩子,孤独地拥抱星光,守望地球。片子中最难能可贵的是突出机器人的爱,涌出的感动并不是一瞬间的,而是无法挽回的错过。留驻一光年的思念,等待或许要千年。就算这样,它们只想在一起的简单想法,再次打动了我。温情的故事,不会因为一转眼的改变,相反,坚持的信念,最终兑现了奇迹沉淀许下的诺言。

若不是墙上供奉的关公像,和一位英俊中国男子不同时期的几张黑白照片,游客几乎注意不到“香港饭店”与绳索街其它德国小酒馆的不同。

外卖小哥也是快速发展的城市里被社会洗涤过的一群人,是每个城市里流动的风景线。目前,中国外卖从业者超过400万人,几乎每天我们都和这群人在打交道,至少有过“一顿饭”或“几顿饭”的交集。外卖正在重塑中国人的生活方式和饮食习惯,而外卖小哥则是在这一历史进程中不断改善和提升着我们的生活质量的保证。

上官朝夕,厦门。

图片 3德国汉堡圣保利曾经有着一条小“唐人街”,但在纳粹时期被盖世太保强行驱散,至今德国没有唐人街。图为汉堡唐人街传奇人物张添林的女儿张雪芳继承自其父的“香港饭店”内景。(2016年资料图片)中新社记者
彭大伟 摄

清洁工们同样也是每个社区离不开的角色。他们每天接触最多的是尘土和污秽,用双手保持着城市的干净整洁,当着“城市美容师”的角色。四季轮转,他们要面对风沙、污泥、落叶、暴雪,但他们始终坚守在城市的每个角落里,即使双手已经粗糙。他们是每个城市最渺小的个体,但每个城市社区的脸面却靠他们。

“我不会说中文。”戴上眼镜的玛丽埃塔拿出厚厚一沓故纸和照片,讲起了父亲张添林和汉堡唐人街的身世沉浮。

这样的群体还有很多,他们容易被忽视,但城市化进程和社区运转却离不开他们,比如建筑工人、快递员、送水员、交警等等,在城市社区的发展中,他们身体力行践行各自责任和使命,他们是城市化进程中“第一批起床的人”,城市因他们的存在而变得美好。

玛丽埃塔说,父亲张添林1907年出生在中国广东一个叫“Po’On”的地方,其后来德国投奔亲戚,做厨师谋生。几经波折,张添林1935年在当时还叫海涅街的汉堡山开了这家小酒馆,1938年正式改为现名。

或许那首老歌《真心英雄》唱出了对他们最好的诠释:“谁是真的英雄,平凡的人们给我最多感动。”

图片 4图为汉堡唐人街传奇人物张添林的女儿张雪芳在展示她父亲的证件。(2016年资料图片)中新社记者
彭大伟 摄

图片 5

“Po’On”是什么地方?这时,一张上世纪四十年代的护照内页告诉了记者答案。正当壮年的张添林身着西服,旁边是小玛丽埃塔的照片。

2

“姓名:张添林,携女雪芳。年龄:四十一岁。职业:商。籍贯:广东宝安。身量:五尺五寸。”

和建筑工人、快递员、送水员、交警一样,房屋经纪人也是社区发展特别重要的一个群体,只是他们承担了更多非议,甚至有些被污名化,但他们同样是为社会创造着价值不可或缺的平凡社区劳动者。

记者给玛丽埃塔解释了宝安与香港、深圳的关系,她喃喃地反复读了好几遍:“之前从没人告诉我‘宝安’在哪里。”

对于房屋经纪人,我们更习惯称呼他们“中介”。找房子、看房子、查资料、背资料、发帖找客户……他们的每一项工作都是在和时间赛跑,日复一日,没有节假日而言,他们是这个城市最忙碌的那批人,旨在为客户提供最好的服务。然而,他们平日里为客户提供服务时,面对最多的可能还是客户的不信任、社会的非议,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玛丽埃塔拿出一张标注着“圣保利的夜晚”的照片:一个中国人正搂着他的德国女友,那时的“香港饭店”热闹又浪漫。

他们和你我一样,都是有理想的追梦人,都在努力生活着,他们构筑了每个城市居民和住宅良性循环的桥梁,正在让城市社区更高效地运转着。

德国学者拉尔斯·阿门达在著作《汉堡的中国》中写道,在上世纪二十年代,圣保利已形成一个“中国城”。汉堡“中华海员之家”传人陈名豪和陈名杰兄弟还记得父辈描述过那时的圣保利首饰街、大自由街一带热闹非凡的唐人街气象,汉堡圣保利作为中国海员来到欧洲的落脚点,上世纪二三十年代曾盛极一时,有“宁波饭店”、“长城饭店”等多家中餐馆。

在国人的观念里,房子一直是每个人安身立命最重要的存在。不管是漂泊的异乡人选择租房,还是很多家庭用尽一生积蓄和努力换来能让自己安定的一套房子,每种行为都寄托着向往安定的希望。

张添林的故事与这幅照片如出一辙。他与一位德国女子相恋,1942年生下了玛丽埃塔。但玛丽埃塔的生母很快便随新欢去了美国,从此杳无音信。张添林只好把玛丽埃塔送到南部海德堡一户人家寄养。

中介们所肩负的就是这样一份沉甸甸的希望。

说到这里,玛丽埃塔长叹一口气,“这让我从此没有了学习中文的机会,却也让我躲开了一场厄运。”

日剧《卖房子的女人》里,主人公三轩家是一个房屋经纪人的正确打开方式。她总是能把各种奇怪的、卖不出去的房子卖出去。而她卖房子的秘诀就是责任心和使命感,她总是能考虑到用户内心最深处的想法。可以这么说,她卖的不只是房子,还负责的是客户的整个人生。

图片 6图为圣保利首饰街街口记录这段历史的展板。(2016年资料图片)中新社记者
彭大伟 摄

图片 7

接下来发生的事,被记载在“香港饭店”门口的一块牌子上:二战中,居住在德国的华人也遭到了纳粹的迫害。1944年5月13日,盖世太保发动了所谓的“中国人行动”,仍留在汉堡的华人均被拘禁,投入集中营遭到非人虐待,其中至少17人不幸罹难。

3

“战争结束后,这些华人的命运怎样了?”

人情味儿缺失背后是社区活力的衰退。

玛丽埃塔说,大多数幸存的华人心灰意冷,选择回国或是移居它国,“我父亲没有走,他回到了香港饭店,并在这里过完他生命的最后时光。”

社区活力的衰退并非在一朝一夕,社区生活的重建更是需要多方的共同经营和努力。在当今社会快速发展的进程中,尤其要感谢这些默默无闻的“社区真英雄”们的努力,在平凡的岗位上书写着各自的精彩,讲述着鲜活的故事,让社区高速运转了起来。

“父亲1981年时让我回到了汉堡,他从那时起把这间酒店交给了我,至今都是我在打理。”玛丽埃塔说,张添林晚年最大的遗憾是没有能够重回故土。

放眼企业和平台方,对社区的关注,没有哪家平台比贝壳做得更多。

如今,玛丽埃塔也用上了即时通信应用,她的签名是“我在‘香港’”。或许是因为继承了中国人的热情好客,玛丽埃塔同造访过这间小酒馆的很多人都成了朋友。

前段时间,贝壳找房冠名了中国田协主办的社区跑活动,活动在40个城市举办不少于100场。打破邻里之间的生疏关系,让更多跑步同好者可以通过活动享受到跑步乐趣的同时,也在为建立更加其乐融融的社区氛围出一份力。面对中国社区困境,贝壳一直在为提升城市社区活力而努力。

“你会一直守护着香港饭店,就像那位中国老太太一样吗?”记者给玛丽埃塔讲了十几代人一直守护袁崇焕墓的佘幼芝老太太的故事。

在社区跑成都城市赛启动时,贝壳找房首席市场营销官宋琦被媒体问到企业责任感的问题时曾这么说:“我们的理念是说全民健康落到微小的单位,其实就是落在社区和小区里面,所以我们其实是帮忙落地到小区跟社区的健康。”

“我可没指望这小酒馆能开几百年!”玛丽埃塔笑了,“不过我有三个女儿,老大现在对我们家庭的历史和中国产生了兴趣,我以后也许会把这一切交给她。”

正如她所说,贝壳在更多方面也正这么做,把对社区的关注和责任感浸润到对社区里每个被忽视的个体的关怀上,构架了一座社区个体之间的“心的桥梁”。不管是清洁工、保安,还是外卖员、房屋中介,贝壳找房正试图让每个人都可以感受到这份温柔。

今年年初,一部名为《唐人街的秘密》的电影在汉堡宣布筹拍。为其提供资助的《欧洲新报》总编辑范轩说,汉堡还未真正形成“唐人街”,就被纳粹政府驱散了,这就是“至今德国都没有唐人街的‘秘密’”。

最近,贝壳找房推出“爱心能量水能量站“活动陆续在成都、大连、杭州、郑州、西安、青岛、沈阳、天津、厦门、合肥、苏州、广州、泉州等全国十几个城市落地,展开一场关于水能量的爱心接力。

曾长期研究在德华人历史的中国人民大学德国问题专家孟虹表示,一战后,华人在柏林和汉堡两大城市颇具规模,柏林也有过“唐人街”。国学大师季羡林留德时还曾到过其中的中餐馆。

贝壳合作伙伴链家、德佑的经纪人将走进1000个社区设立简易版“贝壳爱心水能量站”,为环卫工人、外卖员、快递员、送水员、保洁员这些推动着我们社区高速发展却容易被我们忽视的服务者送去100万瓶饮用水,为他们在炎炎夏日里带去清凉,走近这些社区里不被看见的真英雄们,一起共建美好社区生活。

图片 8图为汉堡唐人街传奇人物张添林的女儿张雪芳在展示她父亲的照片。(2016年资料图片)中新社记者
彭大伟 摄

据悉,活动落地城市的社区居民及户外工作者也可到市内任意贝壳合作伙伴链家、德佑、铭家等门店免费饮水。

今年5月,玛丽埃塔的大女儿在“脸书”页面上传了一张母女俩的老照片。

让社区变得更好的人,也是推动这个时代在发展进步的人。

“你妈妈是哪里人?”朋友好奇地问。

一种商业模式可能被颠覆、被复制,而人情味儿这东西构筑的壁垒却一直会很持久,贝壳找房正在尝试,让“每个小人物都值得被尊重”不再是说说而已。

“我们的根在中国。”大女儿不无自豪地说。

图片 9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