咪蒙好读

原标题:好读 | 见见我的敌人

噢,不是你想的那些,我遵守协议,你非常安全,我只是今晚想见见你。

咪蒙是她的笔名,与此呼应的是她的作家身份。除此之外,她是《南方都市报》首席编辑,网络红人,知名博主,编剧,妈妈……这一听来好似动画人物的笔名加快步伐跨入公众视野,源于咪蒙撰写的文章《好疼的金圣叹》刊登在《独唱团》创刊号。作者一栏配有她的小幅照片,照片中的女孩眼神泛光,毫不怯场地露出双排牙齿。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身穿肥大高中校服的我当时唯一涉猎的历史书籍是人教版的历史教材,咪蒙这篇基于史实重构的文章适时出现,翩然文笔撕破了历史一本正经的假面,扑面而来的是川味红油锅底徐徐煽动的咸辛热气。同是受到《好疼的金圣叹》的气味吸引的饕客,是香港导演彭浩翔。正是因为这篇文章,他萌生了和咪蒙合作的念头。

○莫小米

  文 | 郑时墨

文 | [俄]谢尔盖·彼得耶夫 文 十九恨 编译

今年愚人节,咪蒙首部育儿题材的书籍出版,名为《五岁熊孩子教我的事》。纵使写作题材相比前期有所跨越,但是书中传递的价值观是一体的—“不论是历史还是我们的生活方式,都可以有更多的可能性。”在咪蒙看来,中国家长的育儿观念往往是固化的,有意培养一种模式化的成功小孩。而她的理想是培养出一个创意爆棚的二逼小孩,好消息是,基本上已经成功了!

先讲她的男人。

  这个销售员是卖别墅的,每年要打36000个电话。

二十年后的今天,我终于可以扬眉吐气,去见见我的敌人。不怕大家笑话,这个人其实是我的父亲,虽然他从未像个父亲那样对待我。

咪蒙直言她的写作当向来持有敢于试错的试飞员姿态。“把自己当作小白鼠经历各种电击和手术,然后告诉大家,瞧,这样也行,我还没死!”她擅长在打趣和说理之间柔韧转圜,这一能力并不生而有之。“有趣”只是她作品的包袱皮,精髓的是内里包裹的道理。谈到如何透过“有趣”呈现道理,咪蒙说:“首先是态度,要有讲笑话的自觉,年轻读者对说教尤其反感,如果你讲一个笑话,顺带附送一条小道理,大家会比较容易接受。其次是技术,如何把道理变得有趣,需要借助各种幽默的手法,正话反说、欲扬先抑、明褒实贬等等,总的来说就是幽默的技巧,这点要清楚,至少需要1万字。”

在笕桥航校当修理工时,他穿着背后印有飞机图案的工作服,骑上脚踏车,到打过照面的漂亮姑娘家里求婚。

  打这么多电话,并非每一次都有人接,大致有28800个会接听。

我小心翼翼地开着自己的路虎,尽量不让路上的牛粪弄脏自己的新车。当初就是在这里,我离家出走,他竟然毫无挽留之意。后来,是母亲半夜搭着别人的拖拉机跑到县城,把我硬拉扯回来。

理趣兼容的写作风格源于她扎实的阅读功底,
在大学时代读完中文系要求的所有书之后,咪蒙遍读老庄、尼采、黑格尔、海德格尔、萨特等哲学著作,毕业论文的题目为《玄学本体论和阮籍诗歌》。即使是创作自己擅长的历史人物题材《圣人请卸妆》,咪蒙读书的热忱只增不减。“写之前我都老实巴交地看书。写作《圣人请卸妆》时我列了冗长的200多本参考书单,囊括经史子集。实际上,我看过的书比这200本多多了。”

就在那时,日本兵打到江南,笕桥航校要迁往内陆,男人在内陆一安顿妥,立马回来接新婚夫人。

  这么多人接电话,不是每一个人都愿意听他说下去,在这里,约有11500个人会听他讲。

我不敢说父亲对我没有感情,但至少对我是不公平的。明明是我的语文课外阅读书,他硬是要宣布,这本书供班上所有同学阅读。当那本书转了一圏回到我手上时,已经破烂不堪,上面甚至还沾着牛粪。

谈到大学读书氛围的淡化,我说:“现在学生读书充满被动,几乎是上交读书笔记的截止日期之前通宵拼凑……”咪蒙坦然地说:“这是无法避免的趋势,人们通过读书尝不到甜头。大学生拥有大量的信息,但是无法转化成知识。但是我个人感觉,一天刷10个小时的微博,都不如我看十分钟的书来的有效。”咪蒙曾经在不同场合谈及读书对于她的意义,也不吝惜与读者分享她的书单。“作为老年人,我做过很多扯淡的无聊的事,唯一觉得性价比最高的事,就是读书,这是我避免自卑的方法。”

刚回到笕桥,与内陆的交通中断,家产也被日本兵抢光烧光,男人只得随夫人全家逃难。

  在听他讲的人中间,大多数人是敷衍着,不一定是真正有兴趣的,在这里,约有4500个人是真正有兴趣的。

我自信,自己比别的伙伴聪明。这是我的努力所得,父亲却一次次把我说得一无是处,认为我所谓的那点长处,根本算不上什么。别的孩子平时都无暇读书做作业,只有我因为有个教书的父亲,才不需要每天去田地里奔波。

打零工贴补家用,男人是不会满意的,他朋友多,聊得投机,扯起旗子、打日本鬼子。

  4500个人尽管有兴趣,大部分人是不愿意付诸行动的,约有1700个人会答应,有时间来看看别墅。

他不以我为荣,即便后来我考上圣彼得堡大学,他也只是点点头,说:“去吧,毕业再回来。”我确实无法接受,等我毕业那天,他竟然真的要求我回家,接他的班。

航校同事、北方逃难来的青壮年都来投奔,浩浩荡荡也有百来号人。下山伏击公路上的日本汽车,抓个日本军官太太赚赎金……也算为抗日出力。

  答应并不等于去做,真正来看别墅的,只有800人左右。

我是狠了心离开的。尽管在外面打拼的日子很辛苦,这二十年基本没有给父亲打过电话,但我发誓,总有一天,自己会成功;当再次回到家乡时,一定让这一生的宿敌低头,看看到底是回到家里教书好还是去外面收获多。

后来被国军收编,男人成了司令。他胆子大,用人精,地形熟悉,与小日本交手,屡战屡胜。

  看完别墅,约有400人答应考虑一下。考虑了一段时间,又有200人会失去联系、不接电话或干脆将来电拉进黑名单。

羊肠小道还是以前的模样,但之前的那些小伙伴们,我一个个都不认识,物是人非,这一出神,却发现车子陷进一个大水坑。我略带兴奋地喊:“老乡,来帮帮忙吧。”这个世界变化很快,我的求助没有人回应。无论我怎么喊,他们总是投来鄙夷的眼光。

他脑子算灵光,抗战胜利后不愿打内战,请辞还乡。家乡解放,新政府要他配合解放军,他参与剿匪,立下功绩。

  进行第二轮面谈的人,不到100个,谈完后,大约有30个人表现出购买意向。

没有办法,我只能大声请求,能不能帮忙叫一下彼得耶夫老师过来。

可惜英雄难过美人关,政府派他去劝一个航校同事自首,他竟然通风报信叫他快逃。糊涂了?不糊涂,因那同事的女儿是他初恋情人。被判反革命包庇罪,蹲监牢。

  难道这就是结果吗?不。最后成交的也就15个人左右。

“什么?你找彼得耶夫老师。”那个村民扬臂大呼,“大家快来帮忙,他是来找彼得耶夫老师的。”不过片刻,我的车子就被他们从深坑里推了出来,几个小孩已经前去找彼得耶夫老师报信,而我在村民的指引下,慢慢驶向那熟悉的家门。

后来的日子,可想而知,走街串巷补雨伞套鞋,下河摸螺蛳卖……

  最后,他说:“我每年赚到两百多万元钱,这些钱是我坚持的结果。面对大量的失败和拒绝,坚持就是胜利。如果没有坚持的精神,趁早别干销售这行。

成功又如何?那一刻,我觉得自己输得很惨,这辈子再也赢不回来。但愿那个宿敌,我的父亲,能够原谅我。  

好了,现在来说“压寨夫人”。

  ldquo;坚持,不是白白地坚持。难道我打的每一个电话,都没有收益吗?按照每年收入200万元计算,我一年打36000个陌生电话,相当于平均每次赚了55.55元。”

(摘自《知识窗》2015年第2期)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那姑娘高挑个子,相貌美艳,从小个性不羁,一般农人她是看不上的。当上司令夫人,颠沛流离,时刻伴随险情,她乐意,平时吃香的喝辣的,抽大烟,骑白马,打双枪,身后跟着勤务兵。从长相到性格,她就是个“压寨夫人”。

  (摘自《销售改变你的一生》 中国宇航出版社)

其实这样的日子,她只过了八年而已,但她一辈子都活在“压寨夫人”的情境中,农活不会,家务不会,连最起码的母亲角色她都做不好,小孩只管生不管养。大烟是戒掉了,香烟的瘾头仍然大得不得了,只要条件允许,便整天烟雾缭绕。

责任编辑:

一日三餐饭,酒却要五六顿,半夜里睡不着爬起来,酒吃吃,人骂骂,“不要看我现在这个老太婆,年轻时光,我头发烫烫,脂粉搽搽,白马骑骑……”

有些男人和女人,天生就是为乱世而来,他们也是为彼此而生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