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汉宦官

东汉是中国历史新知网上宦官最为猖獗的时期之一,而且其特点相当明显,即宦官在皇帝与外戚斗争的夹缝中逐步增强自身的势力进而把持朝政。东汉宦官专权开始于十岁即位的汉和帝时期。此后的历代东汉皇帝都是年幼即位,其中最小的殇帝即位时刚满百日,桓帝即位时年龄较大,但也不过十五岁。每当小皇帝上台,因其年幼无知,国政往往操之于母后之手,而母后当权又往往依赖于外戚,从而造成外戚专权的局面。当皇帝长大成人后,自然想亲政收权,而这必然形成与外戚之间的利益冲突。在皇帝与外戚的斗争中,皇帝因幼长深宫,势单力孤,所能依靠的大致也就是朝夕相处的宦官,而宦官一旦帮助皇帝取得大权,又会居功自傲,进而专权擅政。东汉宦官势力较为猖獗的时期是汉桓帝消灭外戚梁冀集团之后。由此而直至东汉灭亡,宦官专权擅政,排除异己,并制造一次次党锢事件,不仅败坏了朝政,而且加深了政治的黑暗。
梁冀是东汉后期著名的外戚。他的两个妹妹都曾先后被立为皇后,冲帝、质帝、桓帝也皆由梁冀策立为帝。梁冀把持朝政,一手遮天,其跋扈之气焰无以言表,皇帝反而成了无权的傀儡。汉桓帝即位后,随着年龄的增长,极力想摆脱其尴尬的境地,并与唐衡、单超、徐璜等五个宦官歃血为盟,决心除掉梁冀。唐衡、单超等五人在皇帝的支持下,经过周密策划,调动羽林军千余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包围了梁冀的住宅。梁冀与其妻畏罪自杀,其家族成员及党羽宾客大多被杀。单超、唐衡、徐璜、具瑗等五人因诛杀梁冀有功,在一日之内同被封侯,食邑自二万户到一万三千户不等,时人并称“五侯”,朝政也随之为其垄断。
在以后的几年中,“五侯”任人唯亲,其亲属族人不仅多数升官,而且依仗其权势,排斥异己,为所欲为。如徐璜之侄看上了李氏女子,遭拒后竟然率官吏闯入李家,抢走此女戏射杀之。东海相黄浮依法处理,反而受到了桓帝的刑责。“五侯”权势日大,骄横日甚,进而对皇权构成威胁。汉桓帝趁具瑗之兄犯罪之机,痛加裁抑,下诏贬具瑗为都乡侯,单超、唐衡等人也因此受到牵连,纷纷遭贬,五侯专权告一段落。
“五侯”失势后,侯览、苏康、管霸等又成为新的一轮炙手可热的宦官。他们与五侯一样把持朝政、盘剥百姓、任人唯亲。宦官们的亲属及其党羽占据了从中央到地方的各级官职,而大多数太学生及地方儒生的仕进之路由此被堵塞,朝政日趋黑暗,时人称:“举秀才,不知书,察孝廉,父别居。寒素清白浊如泥,www.lishixinzhi.com高第良将怯如鸡。”
面对宦官专权的局面,以正直官员李膺、陈蕃为首,形成了一股讨论时政、品评人物的“清议”潮流,并与宦官集团展开斗争。李膺时任司隶校尉。宦官张让的弟弟张朔贪残无道,以杀孕妇取乐,李膺将其逮捕后处死。宦官们因为惧于李膺的威势,行为收敛了不少,连休假时也不敢走出宫门。但心狠手辣的宦官自然不会就此善罢甘休,而是时刻寻找除掉李膺这个眼中钉的机会。延熹九年,河南术士张成纵子杀人,李膺将其处死。张成曾给桓帝占过卦,与宦官也颇有来往。张成的弟子与宦官勾结,诬告李膺与太学生串通一气,诽谤朝廷。盛怒中的桓帝下令逮捕了李膺等二百余人,并在全国各地悬赏捉拿李膺的党人。宦官们趁机公报私仇,乱捕良民,一时间朝野上下人心惶惶。但有些“党人”自请入狱,声援李膺等人。太尉陈蕃因为上书为李膺鸣不平,而被皇帝罢官。城门都尉窦武及尚书等人也上书为李膺喊冤。桓帝迫于压力,于公元167年赦免了李膺等二百余人,但终生禁锢乡里,不得为官。这就是东汉时期的第一次党锢。
永康元年,汉桓帝死后,窦太后及其父窦武迎立汉灵帝即位。当时灵帝年仅13岁,窦太后临朝称制,大将军窦武与太傅陈蕃扶持左右。窦武与陈蕃都对宦官专权深恶痛绝,因而密谋铲除宦官。在窦太后的支持下,他们杀死了在朝中专权宦官管霸、苏康二人。窦武还曾计划除掉大宦官曹节等人,但因事机不密被宦官们知悉。曹节等人见势不妙,急忙率人入宫劫持汉灵帝和窦太后,并假传圣旨,派兵捉拿窦武。窦武慌忙避入军营。宦官曹节、王甫等人纠集千余兵马围攻窦武,最终斩杀窦武及其宗亲、宾客,窦太后随之被囚禁。陈蕃得知曹节等宦官矫诏捕杀窦武的消息后,不顾年老体弱,召集属吏和学生八十余人持刀冲入承明门,正被捕杀窦武回宫的宦官王甫遇到。陈蕃因寡不敌众而遭杀害。
窦武、陈蕃被害后,宦官自行封赏、加官晋爵,完全控制了东汉的朝政。灵帝即位之初年少无知,重任宦官。成人后又耽于享乐与敛财,宦官们投其所好,朝政之混乱与腐败可以想见。宦官侯览的母亲及其家人在其家乡山东无恶不作,山东名士张俭上书弹劾。气急败坏的侯览指使无赖朱并诬告张俭与同郡二十四人结党,图谋造反。不明所以的灵帝下诏追捕张俭等人。张俭逃亡途中受到了多人的收留然后成功出塞。宦官们借此大肆捉拿张俭党人,凡是帮助张俭逃跑的人都被列入党人的行列,受牵连者甚众。
在第一次党锢事件中幸存的李膺在张俭事发后,没有接受亲朋的劝告而坦然受难,被捕后死于狱中,其子弟、亲戚全部削职为民。此外,杜密、虞放等百余官员及名人被诬杀,受牵连而被流放、禁锢、处死者多达六七百人。其后,宦官们又几次兴风作浪追捕党人,党人之狱遍及全国,形成了东汉时期的第二次党锢之祸。
其后,宦官把持下的东汉统治更加黑暗。朝臣上书指责宦官图谋不轨,昏庸的汉灵帝竟不知何为“不轨”。在灵帝身边随时侍从左右的中常侍有张让、赵忠等十二人,举其大数称“十常侍”。他们参预览阅朝臣章奏,把持朝政,而灵帝却心甘情愿地受制于宦官,公然颜称:“张常侍乃我公,赵常侍乃我母。”皇帝与宦官一道盘剥百姓、卖官鬻爵,朝政日益腐败,最终酿成了东汉末年的黄巾大起义。

宦官又名太监。是古代被阉割后失去性能力,在宫廷内侍奉皇帝及其家族的官员。史书又称寺人、阉人、奄人、阉宦、宦者、中官、内官、内臣、内侍、内监等。宦官本属内廷侍从,不能干预政事,但其上层分子往往凭藉与皇帝朝夕相处的机会,博取宠信,窃夺权柄,广树党羽,凌驾百司,操纵朝政,形成宦官专权局面。明代是中国历史上宦官专权延续时间最长、为害最烈的朝代之一。第一次是东汉东汉宦官、外戚间的斗争,从和帝时开始,一直斗到东汉末年灵帝时止。灵帝死后,宦官杀了外戚何进,豪族袁绍起来把宦官一网打尽,斗争才告结束。这个长时期的宦官外戚斗争,大体可以分为两个阶段。从和帝到桓帝初是第一个阶段。在这一阶段,外戚占优势。桓帝到灵帝死,是第二阶段。这一阶段,宦官先占优势,但最后却是彻底失败。在第一阶段中,宦官外戚有四次显著的大斗争。第一次是宦官协助和帝国外戚窦宪的斗争。窦宪是章帝窦皇后的哥哥。和帝立,窦后为皇太后,窦宪以皇太后之兄的身份为大将军辅政,一门兄弟子侄都作大官,食封邑,还领禁兵典宿卫。地方刺史、守、令多出其门,官僚士大夫也多依附窦宪,象《汉书》作者班固就是窦宪幕府中的人物。象窦宪这样一位权臣,当然会和皇帝发生冲突的。永元三年,窦宪征匈奴,大胜还朝。据说,这时窦家有人阴谋杀害和帝。和帝就和宦官郑众合谋诛宪。《后汉书·宦者列传·郑众传》说:“时窦太后秉政,后兄大将军宪等并窃威权,朝臣上下莫不附之,而众独一心王室,不事豪党。帝亲信焉。及宪兄弟图作不轨,众遂首谋诛之。”窦宪死后,郑众以功迁大长秋,自是常参与政事。这是宦官外戚斗争的第一个回合,宦官胜利,宦官在政治上弄权,也就从此时开始。第二次是安帝和宦官同外戚邓氏的斗争。和帝死,皇后邓氏为皇太后,先立了一个皇子,一年就死了,又立了安帝。邓太后临进听政,太后兄邓骘为大将军辅政。邓太后临朝十五年,死后安帝才亲政。宦官李闰等告邓氏曾谋废立,于是邓氏宗族皆免官,邓骘自杀。第三次是顺帝和宦官孙程等同外戚阎显等立北乡侯懿(章帝孙、济北王寿子)为皇帝。但不到一年又死了。宦官孙程等十九人迎立废太子济阴王保,是为顺帝。阎显等皆下狱被杀。孙程等十九人皆封侯。宦官的势力,自此大盛。第四次是桓帝和宦帝单超等同外戚梁冀的斗争。顺帝死,皇后梁氏和她哥哥梁冀立太子为帝,是为冲帝。冲帝立不到半年,死,又立质帝。质帝年幼而聪敏。梁冀朝见,质帝目送之,曰:“此拔扈将军也!”梁冀惧,用毒药放在食物里把质帝毒死,迎立桓帝。梁冀的专权拔扈是东汉外戚专横的极点。梁冀为大将军,前后封三万户。他老婆孙寿封为襄城君,食阳翟租,岁入五千万。扩建林苑,侵占民田,取良人为奴婢,至数千口。又杀害当时极有名望的大臣李固、杜乔等人。梁冀不仅和皇帝对立,还和世家豪族对立起来。梁太后死,桓帝使宦官单超、徐璜等合谋诛杀梁冀。没收梁冀财产,合三十余万万。单超、徐璜五人同日封侯。桓帝以后,是宦官在政治上占优势的时期。桓帝、灵帝时,外戚、官僚贵族和太学生联合起来反对宦官。但都失败了,造成党锢之祸。<

曹腾,字季兴,沛国谯人,祖籍江苏沛县。西汉丞相曹参之后。东汉宦官。曹腾初任黄门从官,汉顺帝即位后,升任小黄门、中常侍。后因策划迎立东汉桓帝有功,被封为费亭侯,升为大长秋,加位特进。曹腾用事宫中三十多年,未有显著过失,并能推荐贤人。种暠弹劾他,他却称种暠为能吏,因此受到了人们的赞美。

郑众,字季产,南阳郡犨县人
,东汉宦官。汉章帝时,以小黄门迁中常侍。汉和帝时加位钩盾令,郑众他不依附外戚,一心忠于王室,因此得到了和帝的宠信。

汉安帝时期,曹腾任黄门从官。永宁元年,当时汉顺帝做皇太子,邓太后因曹腾年轻谨慎厚重,使他侍候皇太子读书,特别受到汉顺帝亲爱
,饮食、赏赐都与众人有所不同。

章和二年,汉章帝去世,其子汉和帝刘肇继位。汉和帝继位初年,郑众加位钩盾令。当时,太后窦氏秉政,窦太后的哥哥大将军窦宪等人都窃取威权,朝廷上上下下的官员,没有不依附他的,只有郑众一心向着皇室,不巴结豪党,汉和帝非常亲信他。窦宪兄弟图谋不轨时,郑众首先谋划诛杀他们,因功升任大长秋。汉和帝论功赐赏,郑众每每辞多受少。由此汉和帝常与他议事。宦官用权,自郑众开始。

延光四年,汉顺帝即位,曹腾任小黄门,升为中常侍。建康元年八月,汉顺帝去世,汉顺帝刚满两岁的儿子子汉冲帝继位。永憙元年正月,继位不到半年的汉冲帝便夭折了。当时大臣们都认为应该立一位年长有德的宗室当皇帝,都属意于清河王刘蒜,外戚大将军梁冀为了继续掌权,却立了八岁的勃海孝王刘鸿的儿子刘缵为皇帝,是为汉质帝。

永元十四年,汉和帝念郑众功著,封他为鄛乡侯,食邑一千五百户。永初元年,临朝摄政的太后邓绥增封他三百户。元初元年,郑众逝世,他的养子郑宏继承鄛乡侯爵位。

本文内容整理自网络,原作者已无法考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历史通免费发布,仅供学习参考,其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站务邮箱:787415682@qq.com

范晔《后汉书》评价称:①“为人谨敏有心几。”;②“中官用权,自众始焉。”;
③“故郑众得专谋禁中,终除大憝,遂享分土之封,超登宫卿之位。于是中官始盛焉。

本文内容整理自网络,原作者已无法考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历史通免费发布,仅供学习参考,其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站务邮箱:787415682@qq.com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