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39年1月15日 日本战国时代将军前田利家出生

前田利家(天文七年十二月二十五日-庆长四年闰三月三日,即1538年1月15日-1599年4月27日),日本安土桃山时代武将,战国大名,加贺藩之祖。出生于尾张国海东郡荒子城,幼名犬千代,元服名前田又左卫门利家。丰臣政权的五大老之一

前田利家
1539年1月15日,日本战国时代将军前田利家出生。父亲是前田利昌,母亲是长龄院。幼名犬千代。元服后称前田又左卫门利家。丰臣政权下五大老之一,地位仅次于德川家康。
六月二日,本能寺事变。信长和嫡男信忠之死让原先织田家割据一方的各位重臣们蠢蠢欲动,谁不想染指天下?
正在西国与毛利苦战的秀吉闻讯果断地采取了行动,双方达成了和议,秀吉火速撤兵返回京畿。
打着讨伐叛贼的大义名分的羽柴和短时间内安抚了朝廷上下获得征夷大将军称号的明智展开了正面冲突。
六月十三日,双方在天王山激战,羽柴麾下崛尾吉睛夺取了天王山。随后,在圆明寺川决战,明智军再度溃败。明智光秀在逃亡过程中死于小股乱兵枪下。
六月二十七日,织田家一门众和重臣们云集清州召开会议。秀吉主张拥立织田信忠之子三法师为织田家督,胜家则力陈应立信长三子神户信孝。由于获得了另一实力派人物佐和山城主丹羽长秀的支持,秀吉的提议得以实现,但秀吉和胜家的矛盾也进一步深化。
一边是至交好友,一边是眷顾有加的上司,利家保持着无奈的沉默。
利家将注意力完全放在北陆,这是他唯一能做出的选择。
同年,利家出阵能登·棚木合战,稍后,利家发动荒山、石动山合战。彻底清除越中的神保氏和上杉氏残余势力。
该来的终究还是要来……秀吉和胜家间的战争已经走到了不可避免的地步。
天正十一年三月,柴田胜家出兵近江,利家父子从军,嫡男利长初阵。
五月二十一日,两军决战于践岳。利家出阵,但没有参加战斗,引兵退回自己的领地。结果秀吉苦战获胜,同时羽柴家践岳七本枪也扬名天下。
秀吉顺势挥军进入北陆,在府中城外大喊“右近”,利家降伏。柴田胜家和他所拥立的神户信孝先后在自己的居城越前北之庄城和美浓歧阜城切腹。
秀吉打倒了从出仕织田家起就一直矗立在自己面前的胜家。利家也正确地替自己和前田家选择了一条辉煌腾达的道路,一方面进入了丰臣政权中心,另一方面建立起独霸北陆的基础。
胜家死后,利家得到了加贺。前田家再次膨胀,然而,这还不是结束……
天正十二年,德川家康联合织田信雄,尝试着竖起打倒羽柴的大旗。双方大军在尾张境内对峙,利家出阵。
秀吉命三好秀次引军20000奇袭家康老巢三河冈崎,由于秀次无能,奇袭部队被家康包围。这就是小牧、长久手之战,以羽柴军全面溃败,德川军大胜结束。但秀吉攻击伊势胁迫信雄单方面媾和,被孤立的家康不得不送出人质接受和谈,秀吉也不为己甚,一触即发的全面大战被秀吉巧妙地消弭于无形。
之后,利家开始经略北陆,讨伐反抗秀吉的佐佐成政。
这是利家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担任总大将。
十二月九日,佐佐成政兵势八千,在坪和山布阵,包围攻击末森城。城主是前田家家臣团的加贺八家之一的奥村永福。奥村拼死防御,幸好天降大雨,末森城没有失守。第二天,利家得到了急报,强行出兵,采纳了重臣村井又兵卫的计策,从背后攻击在坪和山的佐佐军。等到佐佐成政知道坪和山被夺的消息时,利家已经进入了末森城。佐佐成政无奈撤兵回居城富山。
在这前后,利家出阵加贺鸟越之战,俱利迦罗之战。
天正十三年,利家出阵鹰巢城之战。
经过一年的努力,利家击败了佐佐成政主力,得到越中三郡。于是,北陆大半落入了利家的掌握之中。
天正十五年,秀吉发动九州征伐,利家出阵。和小牧、长久手之战一样,秀吉用外交战略上的优势弥补了军事上的失利,几乎完全统一九州的霸主岛津义弘降伏。
天正十八年,在真田昌幸的策划下,发生了上野名胡桃城事件。在最后通牒被无视的情况下,秀吉动员21万人发动北条征伐,利家出阵。这是一场一面倒的战斗,前田家和上杉家作为北路军从上野入武藏,沿途攻破大小城池无数。七月六日,小田原城开城投降,北条氏政、北条氏照切腹。连上杉谦信如此英雄都没有攻下的坚城就这样给秀吉得手了,后北条家灭亡。
值得一提的是武蔵钵形城主北条氏邦,在围困钵形城时投降,就此成为前田家臣。庆长二年病死于金沢城。
文禄元年,统一了天下的秀吉发动文禄之役,利家并未直接出战,而是按秀吉命令将他旗下的军队集结在肥前名护屋作为预备队。
文禄二年,侧室产下三男利常。
由于利家和秀吉的关系非比寻常,势力也异常强大,利家很自然地成为丰臣政权里举足轻重的人物,也成为天下除秀吉外地位声望唯一能和家康抗衡的大名。所以利家被赋予秀赖的指导重责。
文禄四年,前田利家,德川家康,宇喜多秀家,毛利辉元,上杉景胜被任命为“五大老”。
庆长元年,秀吉再次下令出兵朝鲜。
庆长三年,秀吉去世,临终前召见利家,家康等五大老,仿刘备托孤故事,托付身后之事。利家和家康下达撤兵朝鲜的命令。
这时候的利家,也已经到了行将就木的年龄了。也是在这个时候,尾张派诸侯和近江派诸侯的矛盾发展到高潮。在生命的最后阶段里,利家努力和丰臣政权诸大名沟通,消除分歧,勉强维持着和平的局面,有力的压制着德川家康的野心。
可惜好景不长……
庆长四年,利家去世,年六十一岁。压在井口上最后一块大石头被搬去了。
就在利家死的那天,福岛正则,加藤清正等人袭击石田三成。
第二年,爆发关原合战。
十六年后,大阪城落,丰臣秀赖和生母淀姬自焚。元和偃武,德川家康夺取了天下。
1598年,秀吉过世。因为秀吉过世,家康势力得以抬头,有利家在,家康不敢做非分之想。五大老五奉行之间开始分为石田三成、德川家康两派,互不相让。为此利家忙于在两方之间调停,为此烦闷忧虑,在1599年于大阪城病逝。历史学家认为,前田利家的去世使唯一能够有力制约德川家康的因素消失,直接导致了丰臣家的灭亡。法号“高德院传桃云净见居士”,葬于野田山墓地。

幼时年少不羁,担任织田信长赤母衣众笔头时,曾将信长异母弟同朋众爱智十阿弥斩杀,险被信长处死。后因在桶狭间合战、美浓进攻时作战勇猛而获赦免。利家勇猛忠义,一生始终与出乎意料的机遇为伴,凡遭遇影响时代的重大事件,都能准确判断形势,正确站队而化险为夷因祸得福。在织田信长和丰臣秀吉两朝保持荣宠不衰,加贺百万石的前田家在江户时代繁衍出四藩大名–加贺金泽本藩122万石、加贺大圣寺支藩7万石、越中富山支藩10万石、上野七日市支藩1万石

前田利家天文七年十二月二十五日(1538年1月15日)出生于尾张国海东郡荒子城(今爱知县名古屋市中川区荒子4丁目)。幼名犬千代。是尾张荒子城主前田利昌的四男,妈妈是长龄院。

前田利昌共有利久、利玄、安胜、利家、良之、秀继六个儿子,知行(日本中世纪及近代领主对领地行使支配权的历史概念)2000贯,兵役250-300人,荒子城是个东南至东西20间,南北18间的弹丸之地。除长子利久继承家业外,其他儿子只能以家臣身份服侍利久,或另谋出路。天文二十年,14岁的利家做为织田信长的小姓,出仕织田家,俸禄50贯。天文二十一年,清州城主织田信友和织田信长间的萱津合战,利家初阵取敌首级立功。元服后改名前田又左卫门利家,别名又四郎、孙四郎

青年时期

青年时期的利家血气方刚,年少不羁,以枪之又左卫门、枪之又左立威名。正是这份血气导致了他苦难历程的开始,磨练他的心智,使之收起了幼时的浪荡,变得隐忍稳重。

弘治二年,林秀贞、林美作守、柴田胜家密谋废掉织田信长而改立织田信行继承家督谋反,稻生之战中,利家右眼下中箭,带伤作战的他发挥”枪之又左”的饶勇本色斩获宫井勘兵卫恒忠的首级立功,俸禄升为150贯,招纳了第一位家臣村井长赖。柴田胜家兵败后因作战勇猛而被饶恕,此后在信长麾下屡立战功,成为北陆道军团的领袖,是利家的直属领导。由于前田利昌是从属林秀贞的与力,因此,在信行之乱中,利家父子兄弟不得不兵刃相见。这是利家一生中的首次站队,埋下了以后,织田信长强行介入前田家内务,勒令利久将家督让位与利家的因果

永禄元年,在与支配尾张国上四郡的守护代织田信安之子织田信贤的浮野之战中,利家又立战功。新设立的信长之直属亲卫精锐部队”赤&黑母衣众”,利家被提拔为赤母衣众笔头。同年,利家迎娶表妹阿松为妻。永禄二年,利家长女阿幸诞生,一家幸福美满之时,杀身之祸却悄然而至。信长的异母弟同朋众(战国大名家中负责艺能、茶事和杂役的职务)爱智十阿弥,仗着信长的宠信,常常取笑利家,偷利家妻子所赠之父亲遗物发簪时被利家人赃并获仍侮辱利家。但信长没有处罚十阿弥,不甘的利家当着信长之面将十阿弥斩杀,严重挑衅了信长的权威。信长暴怒之下判处利家切腹,后在柴田胜家和森可成等家臣的求情下,减罚为出仕停止处分,逐出家门。此时,利家已积功俸禄升为300贯,负担一家的生计,瞬间变为没有收入来源的浪人。以利家枪之又左的身手和威名,非常容易在其他诸侯处谋得官职。但利家却始终忠于信长,天天在城外徘徊,众家臣轮番为利家求情,信长始终不允
。根据《加贺藩史料》的记载,利家把妻儿送到了父兄所在的荒子城,自个则通过柴田胜家的介绍,来到尾张知多半岛最南端的热田神宫,做了社主松冈氏的食客,仅依靠他们每日提供的一点小豆粥过活,以期待再度出仕织田家的机会。热田神宫里的藏书十分丰富,其中不乏当时上级武士所必读的《史记》、《三略》等汉书,还有《古今和歌集》、《源氏物语》、《太平记》等和书经典。据说利家两年多的浪人生涯在此地潜心读书,从而褪去了桀骜不驯的粗糙表皮,真正的成为了一个成熟稳重的青年武士。松冈氏后来也成了利家的家臣

永禄三年,桶狭间合战,出仕停止的利家擅自参战,朝之合战斩敌首1级,本战斩敌首2级,合计斩敌3首级立功。在《信长公记》首卷中,记载上午获取功名者的名单中,前田又左卫门位列榜首。利家父亲前田利昌战死于此役,长兄前田利久继承家督之位。利久膝下仅一女无子,遂将妻子阿常和她前夫泷川一益之兄泷川益氏之庶男宗兵卫收为养子,改名庆次郎,元服后取名前田利益,即”战国第一倾奇者”前田庆次。利久对养子很疼爱,安排他娶三弟前田安胜的女儿,想让庆次继承荒子城主之位。

永禄四年,利家再次擅自参加与斋藤义龙的森部合战,斩杀敌首2级,其中之一是斋藤家重臣下野守日比野清实旗下猛将,号称”颈取足立”的足立六兵卫。至此,信长终于允许利家回归,俸禄由300贯升至450贯。永禄五年,利家长子前田利长(加贺藩初代藩主,加贺前田家二代)诞生。同年,利家出阵美浓轻海之战。永禄六年,次女萧姬诞生。永禄十年,利家出阵稻叶山攻略战

垂暮之年

文禄四年,秀吉建立”五大老・五奉行”的重臣合议制度,任命利家、德川家康、毛利辉元、宇喜多秀家和小早川隆景为五大老,辅佐秀赖。文禄五年五月十一日(1596年6月6日),利家升任从二位・权大纳言。庆长二年正月十六日(1597年3月4日),利家辞任权大纳言官职
。庆长三年四月二十日(1598年5月25日),利家年老健康衰退,遂将前田家督之位让与长子前田利长,隐居草津温泉疗养。庆长三年八月十八日(1598年9月18日),秀吉病逝,临终前召见利家和家康等五大老,仿刘备托孤,托付身后之事,”五大老”共同执政,利家担任秀赖的监护人。利家和家康下令朝鲜撤兵。

庆长四年,尾张派诸侯和近江派诸侯的矛盾发展到高潮,利家努力和丰臣政权诸大名沟通,消除分歧,勉强维持着和平的局面,有力的压制着德川家康的野心。二月二日,利家在内的四大老·五奉行9人与家康交换誓纸。庆长四年闰三月三日(1599年4月27日),利家病逝,享年62岁,法号”高德院传桃云净见大居士”,葬于野田山墓地。闰三月二十四日,利家官职追赠从一位
。利家病逝当天,福岛正则、加藤清正等人袭击石田三成。历史学家以为,利家的去世使唯一能够有力制约德川家康的因素消失,直接导致了丰臣家的灭亡。翌年,爆发关原合战。十六年后,大阪城落,丰臣秀赖和生母淀姬自焚。元和偃武,德川家康夺取了天下建立德川幕府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