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官军平杨应龙叛乱之战

明平哱拜叛乱

明平杨应龙叛乱

明平奢崇明之战

明平岳凤叛乱

清平阿睦尔撒纳之战

明万历二十年二月至九月,明官军平定宁夏致仕副总兵哱拜叛乱的作战。

明万历十八年六月,四川、贵州、湖广三省官军联合平定四川播州宣慰使杨应龙叛乱的作战。

明天启元年十一月,明朝官军平定四川永宁宣抚司宣抚使奢崇明武装叛乱的作战。

明万历十一年九月,游击将军刘綖、参将邓子龙率兵平定岳凤等人在云南西南地区发动叛乱的作战。

清乾隆二十年,清军两度进讨伊犁,平定辉特汗阿睦尔撒纳武装叛乱的作战。

哱拜,鞑靼人,嘉靖中降明,官至副总兵致仕,其子承恩袭位。因与巡抚党馨有隙,遂于二十年二月,利用党馨扣发戍卒衣粮,士卒不满之机,激众叛乱。叛军击杀党馨和副使石继芳,逼死总兵张维枣,很快控制宁夏城。叛军首领刘东旸自称总兵,哱承恩、许朝为左右副总兵,土文秀、哱云为左右参将,共奉哱拜为谋主,叛乱全面爆发。叛军除留兵据守宁夏城外,兵分三路,四面出击:一由哱承恩率领,南下攻克玉泉营、宁夏中卫,占领河西47堡;一由土文秀率领北攻平虏营,遭官军参将萧如薰阻击,数月不下;一路东渡黄河,图取灵州,得到鞑靼河套部着力兔支持,声势大振。总督魏学曾根据叛军动向,分兵两路进剿:命副总兵李昫率军沿黄河堵截,阻其南渡;亲率部分兵力进驻花马池,切断鞑靼河套部与叛军的联系。至三月下旬,官军逐渐收复河西47堡,将叛军压逼至宁夏城一隅。二十五日,鞑靼河套部着力兔等率3000骑增援哱拜。叛军遂分两路出击:哱云引着力兔出城北攻平虏营,败绩,哱云战死,着力兔引兵出塞;哱拜与土文秀围攻玉泉营,遭李昫所率援军夹击,解围而去。三十日,官军6路大军完成对宁夏城的包围。叛军急开东、北二门,各出精骑2000出城搏战,另派步卒列火车为营,实施防御。四月五日,官军发起攻击,夺叛军火车百余辆,斩杀甚众。延绥总兵王通等,乘胜先登,杀入北门,因后继不至,孤军被歼,王通身受重伤。六日,叛军诈降。时明军顿兵坚城,部伍乏粮,魏学曾遂将计就计,下令停止攻击,近城休兵以待援。二十一日,官军再次组织攻城。各军越堑濠竖云梯实施夹攻。哱承恩、刘东旸见官军乏粮催饷,遂率精骑潜至汉延渠,夺得官军粮饷200余车,阻断官军补给。二十九日夜,副总兵麻贵乘风纵火,架云梯攻城。叛军以滚木垒石、火把还击,官军死伤千数。魏学曾见强攻不克,遂采用离间计,企图从内部突破,未果。六月下旬,都御史叶梦熊携神炮、火器400车增援;又调集大批苗民、浙兵。官军遂兵分5路,发起第三次攻击:董一奎攻城南;牛秉忠攻城东;李昫攻城西;刘承嗣攻城北,麻贵率游兵来往策应。哱拜见四面被围,亲出北门,企图突围向河套部求援,被麻贵压回城内,斩首117级。河套部着力兔率兵救援,遭麻贵部将马孔英、麻承诏阻击,被歼120人,败走。自此,叛军与河套部声息断绝,势成孤立。二十二日,御史梅国桢、提督李如松率辽东、宣化、大同、山西援军至,官军声势大振。二十五日、二十六日,官军3次攻城,均告失败。七月,明廷命叶梦熊代魏学曾为总督。官军利用宁夏城一带形如釜底,四外临水的特点,决计环城筑堤,引水灌城。十七日,长1700余丈的大堤筑成,官军决堤放水。哱拜被困城内,急派养子克里盖突围向河套部着力兔求援,遭官军裨将李宁截杀。后河套部庄秃赖与着力兔率兵3万,分两路增援哱拜:一路由土昧率领;进攻定边小盐池;一路由打正率领,约万余骑从花马池西沙湃入,进攻官军侧后。叶梦熊发兵两路反击:麻贵所部在石沟击退打正,迫使其折兵西南,一支西向鸣沙洲,一支南进下马关;董一元率部趁河套部后方空虚,出塞抄袭,捣其大营,斩首3000余级。河套部闻后方大营被袭,惊慌回退。打正退至沙湃口,与前来策应董一元部的游击龚子敬所率800苗兵遭遇,苗兵败绩,龚子敬战死。八月二十一日,着力兔再分兵两路增援宁夏城:以800骑入犯镇北堡;以万余骑入犯李纲堡。李如松再派李宁驰赴黄硖口迎击,另以劲卒干余前往策应。两军在张亮堡发生激战。麻贵、李如樟率队及时赶到,实施两路夹击,大败之,追至贺兰山,斩鞑靼兵120余,缴获大批驼马辎重。官军两次挫败河套部的增援,使宁夏城之叛军外援断绝,士气衰落。九月初,明新调浙江援兵及征集苗兵俱至,官军实力大增。叶梦熊命令全军大造船筏作好攻城准备。八日,官军发起攻击,水浸北关,城墙倒塌,又调集舟筏做出进攻北关的姿态,以吸引叛军主力。李如松、萧如薰率兵突攻南关,破之,哱拜恩求抚。叶梦熊乘机以利禄引诱、离间城内叛军将领,制造内讧。刘东畅杀土文秀;哱承恩、周国柱杀许朝、刘东旸。官军乘势攻入内城,获宁夏巡抚关防、征西将军印。十七日晨,哱拜承恩到南门请降就缚。李如松提兵围哱拜府第。哱拜见大势已去,合家自焚而死。其子哱承宠、养子哱洪大等均被俘。至此,叛乱平息。

杨应龙于隆庆六年袭为播州宣慰使后,数从征战,恃功而骄,阴生割据四川之谋。万历十八年,贵州巡抚叶梦熊、疏请发兵进剿,但四川抚、按竭力主抚,征剿未果。二十一年正月,巡抚都御史王继光至重庆调查,杨应龙公开对抗,遂与总兵刘承嗣、参将郭成等议分三军,全力进剿,并檄请贵州兵北上增援。两军战于娄山关一带,官军死伤大半,被迫撤兵。万历二十二年三月,兵部侍郎邢玠总督贵州,主抚之议又起。明廷因朝鲜战争吃紧,无力分兵攻剿,遂暂缓对播州的征讨。杨应龙趁机攻城略地,扩充实力。二十七年二月,贵州巡抚江东之令都指挥使杨国柱等率兵3000,进剿播州。杨应龙遣子杨朝栋等迎战于飞练堡。官军夺占三百落,叛军佯败设伏于天邦囤。官军中计,全军覆没。明廷罢江东之之职,命郭子章代之,同时命都御史李化龙兼兵部侍郎,总督川、湖、贵三省军事,决意进剿。时朝鲜战事已结束,明廷急调东征诸将南征,并增调浙、滇、闽、粤之师前往会剿。五月,李化龙驰至四川。一方面檄调总兵万鏊自松潘移师重庆;一方面加紧征调土、汉官兵加强防御。令镇雄一带官军阻敌西向;令南川、合江、泸州诸军阻敌北上,待大军毕集,即全线出击。六月中旬,杨应龙趁官军大军未至,先发制人,率军8万,一举攻克川东重镇、重庆南大门綦江,企图划界自治。十一月,杨应龙屯兵官坝,破坏湖广、贵州入川通道,企图阻止两省的增援。继又占据偏桥、镇远、婺川等地。二月初,各路增援官军相继进入川、贵、湖广三省交界地区。十二日,李化龙在重庆大会各路文武官员,誓师进兵。官军兵分8路,计24万人,分进合击,压逼播州。其部署是:四川方面兵分4路;一路由总兵刘綖率领,参将麻镇等隶属,参政张文耀监军,由綦江南下;一路由总兵马孔英率领,以参将周国柱、宣抚冉御龙等隶属,佥事徐仲佳监军,由南川南下;一路由总兵吴广率领,游击徐世威等隶属,参议刘一相监军,由合江南下;一路受吴广节制,由副将曹希彬率领,参将吴文杰、宣抚奢世续等隶属,参议史旌贤监军,由永宁东进。李化龙则率所属亲兵来回策应。贵州方面兵分3路:一由总兵童元镇统率土知府陇澄、知州岑绍勋等军,从乌江关北上;一由参将朱鹤龄统率宣慰安疆臣等军,从沙溪北上;另一路由总兵李应祥统率宣慰彭元瑞等军,从兴隆入播州北进,参议张存意、按察司杨寅秋为监军。湖广方面,集中于偏桥卫为一路,分两翼推进:一由总兵陈璘率宣慰彭养正等军,从白泥;一由副总兵陈良王比率宣抚单宜等军从龙泉,同时西进。副使胡桂芳、参议魏养蒙为监军。此外,郭子章驻贵阳、湖广巡抚支可大移驻沅州,分别指挥贵州、湖广各军的进攻。是日,明军分道并发。李化龙指令各路约期进抵娄山等关。十五日,綦江刘綖一路大举南下,连破楠木山、羊简台、三峒等隘,大败叛军穆照部。三月初,杨朝栋率数万叛军分道迎击,企图阻止四川军南下。刘綖与各路官军左右夹击,大败叛军,杨朝栋仅以身免。同时,各路官军接连告捷。南川一路,初八日破桑木关;乌江一路,于十二日克乌江关;偏桥一路夺取天都、三百落诸囤。叛军连败,乃出奇兵,乘隙突攻乌江,诱败官军童元镇部。参将杨显、守备陈云龙、阮士奇、白明逵、指挥杨续芝等战死。二十九日,刘綖攻破九盘,夺占娄山关。娄山关是播州宣慰司的门户天险,杨应龙拚死夺关。四月一日,官军与叛军在娄山关大战。杨应龙一面正面迎击,一面派部将杨珠等抄后山夺关,企图四面合围官军。刘綖亲率骑队冲击,另以游击周敦吉、守备周以德分两翼实施夹击,叛军大败。刘綖乘势追至养马城,与南川、永宁两路官军会合。继而官军连破龙爪、海云等险囤,将杨应龙压逼至海龙屯一隅。十三日,湖广方面的陈璘所部克青蛇囤;十六日,贵州方面的安疆臣部攻克落蒙关,形成对海龙囤叛军合围之势。五月十八日,八路官军齐集海龙囤下,筑长围,轮番进攻。杨应龙督队凭险死守。李化龙鉴于海龙囤地势险峻,势难飞越,遂令总兵马孔英率劲卒抄击后囤。六月五日,刘綖身先士卒,进克外城。杨应龙欲散数千金募死士拒战,无应者。夜四更,陈璘、吴广率军攻克内城,杨应龙自杀身亡。官军搜捕杨朝栋、杨兆龙等百余人。播州乱平。

奢崇明,彝族人。万历十四年袭职四川土司永宁(治所在今四川省叙永西南、辖境相当今叙永、筠连、古蔺等县地)宣抚使,与其子奢寅久有反明割据之心。天启元年,自请调马、步兵2万援辽,派遣其婿樊龙、部党张彤等领兵至重庆。九月十七日,奢崇明起兵杀死巡抚徐可求等军政官员20余人,发动叛乱,占据重庆,攻合江,破泸州,陷遵义,建国号“大梁”,设丞相、五府等官。尔后,奢崇明、奢寅率军数万分道向成都进发,先后攻陷富顺、内江、资阳、简州、新都、龙泉。十月十八日,包围成都。时成都守兵只有2000人,布政使朱燮元急调石柱宣慰司、龙安府等地官军入援,同巡按御史薛溥政等分门固守。明廷升朱燮元为四川巡抚,调派杨愈茂为四川总兵官,入川平叛。石柱宣慰使秦良玉遣弟民屏,侄翼明等率士卒4000人进驻南坪关,扼重庆叛军归路,又分兵守忠州。秦良玉自统精兵6000沿江西上。贵州巡抚李标派总兵张彦芳、都司许成名、黄运清等援救四川。从十月至十二月,大小百余战,消灭叛军1万余,先后收复遵义、绥阳、湄潭、桐梓、乌江等地。叛军方面,奢寅在成都造云梯和旱船,日夜攻城。秦良玉等各路援军到达成都以后,与登莱副使杨述程、安锦副使刘芬谦大败叛军于牛头镇,收复新都。二年正月二十九日,朱燮元以叛军将领罗乾象为内应,又遣部将设伏诈降,诱崇明至城下,再败其军,罗乾象投降,成都解围。官军乘胜追击,先后收复资阳、内江、简州、泸州等40余州县,奢崇明父子退往永宁。五月二十三日,诸军进逼重庆,秦良玉率秦民屏夺取二郎关,总兵杜文焕破佛图关。川东兵备副使徐如珂亦击退奢寅所遣周鼎援军数万,歼敌万余。二十八日,收复重庆,杀死樊龙和张彤。此后,双方屡战于建武、长宁、珙县、宜宾、遵义一带,互有胜负。三年春,朱燮元吸取了“我以分,贼以合”因而未能彻底平叛的教训,决定集中兵力,直捣永宁。设疑兵于纳溪,佯为进攻,而暗中集中主力于长宁,进兵永宁,官军与石柱土兵连战皆捷。四月,克永宁。五月,克蔺州。崇明父子率余部败退水西龙场,联合贵州安邦彦,分兵犯永宁、遵义,被川军击退。四川总兵官李维新、监军副使李仙品、佥事监军刘可训等,统率各将,分5路进兵龙场,擒获奢崇明妻安氏、弟奢崇辉及叛军大学士、经略、丞相、总督等文官武将多人,斩首1000余人,奢崇明父子俱受伤而逃,平叛战争宣告结束。明廷令废水宁宣抚司,设道府治理其地。

岳凤本江西人,行商至陇川,与陇川宣抚司多士宁交往甚厚。万历元年,岳凤诱杀多士宁及其妻子,夺金牌印符,投靠缅甸宣抚司,伪受其命,代多士宁为宣抚。后勾结缅甸兵多次侵犯云南西南各司。十年冬,岳凤引缅甸兵及地方各土司,分率象兵数十万进攻雷弄、干崖、木邦等地,杀掠无算。继进逼腾越、大理、景东、元江等地。十一年正月,焚掠施甸、破盏达,又令其子曩乌领众6万,突攻孟淋寨。明军指挥吴继勋、千户祁维垣等率队阻击,分别战死。为阻止叛军大举进攻,黔国公沐昌祚移师洱海。闰二月十一日,明廷命刘綖为游击将军、邓子龙为参将,各提兵5000赴剿;又征调官军及地方武装数万,合力攻剿。其部署是:参政赵睿率军进驻蒙化;副使胡心得驻腾冲;陆通霄率队驻赵州;佥事杨际熙率队进驻永昌。此外,监军副使傅龙、姜忻,参将胡大宾等率队与上述各支部队,分道进击。凡大小十余战,斩首1600余级,缅甸酋长莽应里的叔父猛别、南甸叛乱酋长落参皆死。八月,叛军头目耿马安抚司罕虔,引缅甸军出兵查理江。明军奋起阻击,大败之。十月,罕虔在湾甸叛军支持下引缅甸军直犯姚关。邓子龙督队反击,与叛军大战于攀枝花。邓子龙一面设伏兵迎战,一面遣人出叛军后,焚毁桥梁,断其归路,生擒叛军82人,斩罕虔及湾甸土知州景宗真等叛军官兵296人,迫使孟养、木邦三司归降。十二年四月,刘綖率大军至姚关一带。各军乘胜进击,西向直逼陇川,先后斩首万余级。官军进至陇川,刘綖先分兵据沙木笼山之险,后亲领大军入城。时驻陇川的岳凤见四面被围,出城投降。其余各土司,纷纷归附。九月,刘綖率大军继续西进,攻击蛮莫、孟养叛军,所到即取,叛军纷杀缅军归降。随后,官军从陇川、孟密出师,直逼缅甸叛军巢穴阿瓦,连破其象阵,大败之。莽应里叔父猛勺率军投降,叛乱悉平。

乾隆二十年六月,清军千格登山一役彻底击败准噶尔叛军,不久,又俘叛首达瓦齐。之后,清廷册封厄鲁特四部汗王,并设立盟旗制度。辉特汗阿睦尔撒纳擅以厄鲁特总汗自居,密谋叛乱。八月,阿睦尔撒纳奉命到热河行宫入觐,行至乌隆古河,忽然率领320人亲兵,沿额尔齐斯河返回博罗塔拉。在这里,阿睦尔撒纳纠集2000余人发动武装叛乱,袭击清军,抢劫台站,四处煽惑。伊犁诸喇嘛、宰桑蜂起响应。这时,清军主力已大部撤回,仅有定北将军班第留守伊犁。八月二十四日,班第率部撤离伊犁,向崆吉斯转移,沿途遭叛军袭击;二十九日,被困于乌兰布图勒,班第自杀,所部覆没。时驻扎于乌鲁木齐附近的定西将军永常畏敌自保,不去救援,率所部5800人向巴里坤退去。阿睦尔撒纳乘机不去传檄各部,编练军队,准备发动更大规模的叛乱。十月底、十一月初,乾隆帝先后任命策楞为内大臣兼定西将军,哈达哈为定边左副将军,雅尔哈善为参赞大臣,扎拉丰阿为定边右副将军,达勒当阿为参赞大臣,阿兰泰为乌里雅苏台参赞大臣,调整和充实了前线的指挥力量。乾隆帝并册封厄鲁特四部新汗,陷叛军于孤境。乾隆二十一年正月,哈达哈率北路清军,策楞率西路清军,分别从乌里雅苏台、巴里坤,向伊犁进军。策楞所率西路军迅速接近叛军,但因其先锋玉保所部误中敌之缓兵计,致使阿睦尔撒纳顺利退入哈萨克领地。三月,策楞率军进入空城伊犁后,以战马疲竭为由,顿师不前。四月,乾隆帝诏令将策楞、玉保解京治罪。五月,任命达尔党阿为定西将军,出西路,定边左副将军哈达哈仍出北路,兆惠为定边右副将军,驻伊犁为后援,再次发起攻势。时哈萨克汗阿布赉已同阿睦尔撒纳一起叛乱。哈达哈率领北路清军行至嵩哈萨拉克山,遇阿布赉拥众自巴颜山西行。两军激战,清军将领瑚尔起、鄂博什、奇彻布等乘胜追击,斩百余级,获马200匹。哈达哈作战不力,使阿布赉逃脱。八月,阿布赉令和集博尔根率4000骑兵,分前后2队,随阿睦尔撒纳往鲁腊;自己率1000骑兵西行,约定于毫阿腊克山下会师。定西将军达尔党阿所部,于雅尔拉同和集博尔根之前队遭遇。达尔党阿先派兵将叛军诱出山谷,然后伏兵四起,毙敌570余人,俘头人楚鲁克,后又追至喇努,斩340余人。但是,达尔党阿亦中敌缓兵之计,停止追击,使阿睦尔撒纳再次逃脱。清军将领指挥无方,使已降清之厄鲁特各部产生轻视心理,加之兵役过重,绰罗斯特、辉特二部亦起兵叛清。阿睦尔撒纳于博罗塔拉会合各部叛军,劫杀押送途中的策楞、玉保,使叛乱再次升级。驻伊犁的定边右副将军兆惠,因兵少力单,于十一月率所部500人退向乌鲁木齐。途中,先后于鄂垒札拉图、库图齐、达勒奇等地与叛军恶战,共歼敌数千,于二十二年正月抵乌鲁木齐,又遭叛军围攻,兆惠所部连日作战数l0次,在冰雪泥淖中苦争,于次年正月二十二日抵特讷格,准备向巴里坤转移。在危难之际,侍卫图伦楚率,2000人清军自巴里坤来援,三十日抵特讷格,叛军遂退去。二月二十三日,兆惠所部抵达巴里坤,脱离险境,时厄鲁特内部战乱复起,病疫流行,阿睦尔撒纳请求沙俄政府援助,只得到空头许诺。清军抓住战机,再次出兵征讨。四月,清廷调集7000人清军,仍分作北、西两路向伊犁进发。以成衮札布为定边将军,舒赫德为参赞,率北路军,从珠勒都斯出发;以兆惠为伊犁将军,富德为参赞大臣,率西部军,从额琳哈毕尔噶出发。清军很快进抵伊犁,时阿睦尔撒纳已退入哈萨克。清军两路大军占领伊犁后,分路追击叛军。兆惠、富德率部进入哈萨克境内,五月三十日,在爱登苏击败哈萨克骑兵。六月,哈萨克汗阿布赉降。阿睦尔撒纳逃入俄国境内,当年病死。为清剿叛军,兆惠、富德、策布登札布、舒赫德、阿桂等将领先后率兵,分别由赛里木和博罗布尔向伊犁搜剿,连续作战两年,至二十四年彻底平息叛乱。这标志着准噶尔问题的基本解决。

此役,共击毙叛军2.79万余人,俘获1.26万余人,招降头目134名。官军阵亡2688人,伤者194人。其后,崇明父子长期客居水西,依附于安邦彦。天启六年,奢寅被部下杀死。崇祯二年八月,奢崇明在“永宁之战”中兵败被杀。

点评:此战,清军虽由于前线指挥上的错误而两度功亏一篑,但从战争全局上说,清军采取就近出兵、两路合击的战略是适宜的;尤其是将军兆惠指挥果敢,以一当百,以少胜多,穷追猛扑,连续作战,对战争的最后胜利起了重要作用。准噶尔军队机动能力强,战术灵活,但缺乏严格的组织和统一指挥,且丧失民心,故终至失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