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攻取江西之战

vnsc威尼斯城官方网站,太原之战

明攻河南之战

明攻山东之战

明攻甘陕之战

明攻山西之战

明洪武元年十一月至十二月,在明攻山西之战中,夺取山西太原的作战。

明洪武元年三月至四月,明北伐灭元之战中进行的第二次作战。

元至正二十七年二月,在明北伐灭元之战中,明军攻山东的作战,也是明北伐的第一次作战。

明洪武二年二月至十二月,在明北伐灭元之战中,与元军在陕西和甘肃等地进行的作战。

明洪武元年二月,明北伐灭元之战中进行的第四次作战。

是年八月,明太祖朱元璋命征虏大将军徐达、副将军常遇春率军西攻山西。徐达既克大都,遂乘元山西守将扩廓帖木儿引军东向往救大都之机,批亢捣虚,径取太原,于十一月底进抵太原城下,等待偏将军汤和、副将军冯宗异自南而来,夹攻太原。扩廓帖木儿闻讯,自保安州回救太原。两军遭遇于太原城外,元军万骑突至,前锋甚锐,参政傅友德、行省右丞薛显率部将其击退。扩廓帖木儿紧随明军布阵城西。徐达因明军兵力处于劣势,采纳了指挥郭英和常遇春乘夜袭击元营的策略,并以元降将豁鼻马为内应,先遣50骑埋伏于城东10里处,以举火鸣炮作为进攻的信号。至夜,郭英率精骑潜袭元军阵营,举火鸣炮,伏兵响应,常遇春等部也猝逼阵前,杀声震天。元军不知所措,乱作一团,自相蹂躏,不战而溃。扩廓帖木儿毫无思想准备,在慌乱中率18骑逃往大同,继而转入甘肃。徐达遂率军进营城西,豁鼻马献城投降。十二月初一日,明军进占太原,俘获官兵4万人,马4万余匹。

河南地处黄河中下游,向有“中州”、“中原”之称,距元朝大都1580里,战略地位十分重要,历来为兵家必争之地。明太祖朱元璋要求北伐军先取山东,目的是为了撤除元廷屏蔽,而后移兵河南,则意在破其藩篱,使大都势孤援绝,为最后推翻元王朝统治创造条件。洪武元年二月,明军平定山东以后,朱元璋立即指示北伐军移师河南。是时元将脱因帖木儿驻守洛阳,兵力较强;李克彝、左君弼等驻守开封,降守不定。根据当时的客观形势,朱元璋制定了南北两路并进夹击的战略方针。南路由征南将军邓愈率襄阳、安陆、景陵等地驻军,于洪武元年三月初一日向南阳进发;北路由征虏大将军徐达督北伐主力于三月初溯黄河而上,西攻开封,夺取洛阳。三月二十二日,邓愈进取唐州,守将弃城逃遁。二十六日趋逼南阳,败阻敌于瓦店。次日,占领南阳,擒元守将史克新、张居敬等26人,俘获士卒1500余人,马150余匹。南路军的顺利发展有效地牵制了元军,为北路军的推进减少了阻力。北路军于三月初五日由乐安出发,十六日抵济宁,开耐牢坡坝入黄河西上。一路连下永城、归德,二十九日至陈桥,开封守将李克彝、左君弼相互推诿却战,最后李克彝率部西逃,左君弼投降。四月初八日,徐达军自虎牢关西进,大败脱因帖木儿守军5万人于洛水北塔儿湾,梁王阿鲁温投降,洛阳遂为明军所有。于是乘胜连下嵩、汝等州。二十二日,征虏右副将军冯宗异、都督同知康茂才等奉徐达之命西向攻克陕州。二十六日,进占潼关,元守将李思齐、张思道分别西逃凤翔、鄜城。河南至此平定,用时不足两月。

元朝入主中国以后,在山东设东平、东昌、济宁、益都、济南、般阳等路。山东东西道宣慰使普颜不花坐镇益都,指挥各路军政。故夺取山东,要在攻克益都,去其龙首。此役作战路线有两条,其一由江淮北经沂州,直取益都;另一由徐州北攻济宁、济南,再东取益都。征虏大将军徐达根据自己对战场形势的分析和明太祖朱元璋的临战指示,采取了两路并进,钳击益都的战略方日遣使招降元沂州守将义兵都元帅王宣、王信父子。十一月初四日,师次下邳,开始分兵两路:西路由都督同知张兴祖率宣武等卫军由徐州北上,攻取济宁、东平;东路由徐达及征虏副将军常遇春率主力北攻益都。十二日,王宜、王信父子降而复叛,徐达率所部攻克沂州,杀死王宣,附近峄州、海州、日照等州县官吏归降。十八日,朱元璋遣使至沂州指示徐达:“如向益都,当遣精锐扼黄河要冲,断其援兵,可以必克。若益都未下,即宜进取济宁、济南。二城既下,益都、山东势穷力竭,如囊中物矣。”徐达即命平章韩政扼守黄河要冲,阻敌增援,自率大军进攻益都。二十九日,元益都守将普颜不花战死,益都城破。徐达乘胜攻占寿光、临淄等县。同时,西路张兴祖军也连连告捷,十二月初五日,进逼东平,元平章马德弃城逃遁,东阿、安山等地官吏相继归降,获士卒5万余人。初八日,进围济宁,元守将陈秉直不战而逃,济宁遂破。东路徐达军在益都稍事休整之后,于十二月初七日,进逼济南,元平章忽林台、詹同、脱因帖木儿引军而逃,济南不战而克,获官兵3800余人,马429匹。二十二至二十六日又相继攻陷登州、莱阳等州县。洪武元年二月十二日,常遇春率军克东昌,茌平等县官吏皆降。二十五日,徐达率军再平乐安。至此,山东基本得以平定。此役俘获士卒3.2万余人、马1.6万余匹、粮59.7万余石、盐5.37万余引、布绢8.07万余匹。

明军攻克山西以后,北方广大地区已尽为明朝所控制。惟陕甘方面尚为元军10余万人所盘踞:李思齐驻凤翔,张思道驻鹿台,扩廓帖木儿则驻扎于塞外。二月二十六日,征虏大将军徐达以副将军常遇春和冯宗异为先遣部队渡黄河攻取陕西。三月初一日,徐达率大军自蒲州渡河,进据蒲城,逼降元鄜城守将施成,张思道闻讯逃往庆阳,明军不战而占有鹿台、奉元。十二日,常遇春率部进逼凤翔,李思齐逃往临洮,凤翔又不战而克。时参政傅友德亦已攻克凤州。四月二日,徐达集诸将于凤翔,讨论进攻方向。徐达根据李思齐和张思道的不同兵力、临洮和庆阳的地理形势,本着先易后难的原则,决定先攻临洮而后进取庆阳。其后明军西向,连克陇州、伏羌等地。十一日,师至巩昌,兵分两路,一路由冯宗异率领,进取临洮;一路由都督同知顾时率领,进取兰州。十三日,两路皆捷,临洮、兰州悉入明军之手,李思齐被迫投降。然后徐达挥师东向进攻庆阳,沿途相继攻克安定州、靖宁州、隆德、平凉、泾州等地,进逼庆阳。十五日,庆阳守将张良臣降而复叛,徐达于二十一日对庆阳实施四面围攻,展开长达三个月之久的攻城战。为解庆阳之围,扩廓帖木儿于七月底八月初兵分三路反击明军:一路攻大同,欲夺回太原;一路攻凤翔;一路攻原州、泾州,给明军造成了很大的威胁,整个战局为之一变。明军被迫暂取守势,一面分军扼守各处要点,一面调集兵力增援庆阳。至八月二十一日,庆阳城中粮饷断绝,外援无望,其部将开城迎降,张良臣投井自尽。攻克庆阳后,各路元军亦被击退,陕甘地区的故元势力基本上被消灭。十二月底,明军又相继击溃扩廓帖木儿派往大同、凤翔和兰州方面的军队,彻底平定陕甘。

洪武元年八月初,明军攻克河北及大都,明太祖朱元璋于八月十五日命征虏大将军徐达、副将军常遇春率军攻取山西,命副将军冯宗异、偏将军汤和与平章杨璟率部从征。此时盘据在山西的太原守将扩廓帖木儿,因长期内讧,已成为强弩之末,且在元顺帝北逃时,奉命出兵雁门关,经保安州、居庸关至大都。根据客观形势的变化,徐达及时制定了攻取山西的战略方针,指出:“王保保率师远出,太原必虚,北平孙都督总六卫之师,足以镇御,我与尔等乘其不备,直抵太原,倾其巢穴,则彼进不得战,退无所依,此兵法所谓批亢捣虚也。若彼还军救太原,则已为我牵制,进退失利,必成擒矣。”遂分兵两路,北路作为主力,由河北径取太原,南路作为策应,由河南北向,会师太原,形成南北合围之势。北路由徐达亲自领军,一路连克保定、真定、井陉、平定、寿阳。十一月二十三日,进抵榆次。遣使令南路军迅速北进,夹击太原。南路由冯宗异、汤和率师于十月渡河北上,相继攻克武陟、泽州。初卞日,攻取潞州时,接到徐达迅速北进的命令,遂日夜兼程北进。扩廓帖木儿率军进至保安州,获悉明军西攻太原,挥师回救,两军在太原附近遭遇。徐达率兵夜袭,大败元军,扩廓帖木儿西逃。明军于十二月初一日攻取太原,乘胜分兵取平遥、介休、盂州等地。南路军于洪武二年元月初五日与徐达会师太原。十九日,命常遇春攻取大同,二月初七日明军进抵城下,元守将弃城而逃,遂克大同,山西平定。元中原残部,从此被逼到陕、甘一隅,为明军围歼陕、甘之敌提供了机会。

点评:太原之战的胜利,为彻底夺取山西,迈出了关键的一步。

点评:攻取河南之役的胜利,使明军实现了对元都的弧形包围,进一步为攻克元大都铺平了道路。

点评:此战,明军旗开得胜,马到成功,一举夺得攻取山东之役的胜利,为整个北伐战争的胜利迈出了决定性的一步。

点评:此战进军路线,本应自凤翔兵分两路,一路向西北进攻庆阳,一路向西进攻临洮。而徐达却采取了一路回线的进攻路线,此乃根据当时的军事形势,而创作的一个出敌不意之佳作。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