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藏高原吐蕃国历史介绍 吐蕃历任赞普介绍 吐蕃国是如何灭亡的

吐蕃余辉青唐唃厮啰历史介绍 青唐唃厮啰如何消亡的

论剑历史网 – www.lishiweb.com/2016-12-27/ 分类:中国历史/阅读:
公元842年,随着吐蕃王朝赞普达玛被弑,吐蕃贵族、边将混战不息,奴隶平民起义不断,王朝在各地的统治机器被彻底摧毁。建国二百余年的吐蕃王朝自此灭亡。
此期间,从公元9世纪晚期至11世纪,无论在吐蕃本部,还是在河陇地区,吐蕃社会发生了深刻的

公元842年,随着吐蕃王朝赞普达玛被弑,吐蕃贵族、边将混战不息,奴隶平民起义不断,王朝在各地的统治机器被彻底摧毁。建国二百余年的吐蕃王朝自此灭亡。

此期间,从公元9世纪晚期至11世纪,无论在吐蕃本部(今西藏),还是在河陇地区,吐蕃社会发生了深刻的变化。封建农奴制的因素不断增长,奴隶制逐渐为封建农奴制所代替;政治上则是出现了一些僧俗首领割据的地方势力集团。在这些割据势力中,有赞普后人建立的政权,河湟地区的唃厮啰,就是其中代表。

唃厮啰,本名欺南陵温,藏文史籍《西藏王统记》中说唃厮啰是吐蕃王朝末代赞普达玛五世孙赤德的后人。当他12岁时,被大贾何郎业贤带到河州,不久,又被大户耸昌厮均迁到移公城,欲在河州联合各部落首领聚众举事,建立政权。当时河州人称佛为唃,称儿子为厮啰,自此欺南陵温又叫唃厮啰,故史称其建立的政权为唃厮啰。

吐蕃人有尊崇贵族的传统,被奉为佛的化身的唃厮啰在河湟吐蕃人中有巨大的魅力。因此,宗哥李立遵、邈川温逋奇等大首领,得知河州有赞普后人这样一位政治人物后,立刻以武力将唃厮啰劫持到廓州,建立政权,尊唃厮啰为赞普。

不久,李立遵将王城迁到经济比较发达的宗哥城,自立为相,挟“赞普”以令诸部,势力大增。北宋大中祥符八年九月,李立遵派人到宋朝,号称聚众数十万,争取宋室的支持。后又上书宋朝的秦州守将曹玮,请求朝廷册封其赞普称号。宋朝廷没有答应他的请求,仅授于他保顺军节度使一职。对此,李立遵非常不满。于是在第二年亲率3万余众攻打秦、渭二州一带城寨,与宋将曹玮战于三都谷,为宋军所败,落荒而走。唯历史(www.weilishi.org)/p>

李立遵得势后骄恣好杀,御下严暴。唃厮啰对他的所作所为日渐不满,相互之间嫌隙日深,于是带领亲信和属下部族来到邈川。以温逋奇为首的当地首领拥戴唃厮啰为主,自为国相,并派人到宋朝进贡修好,请求封赐。明道元年,宋授唃厮啰为宁远大将军、爱州团练使、邈川大首领温逋奇为归化将军。后来,温逋奇对唃厮啰的势力增长甚为不安,想取而代之,于是发动了宫廷政变,囚禁唃厮啰。唃厮啰被守卒放出,以赞普的地位和威望集部众捕杀了温逋奇和其党羽。平息政变后,唃厮啰举族迁徙到青唐。此后的近百年间,唃厮啰政权遂以青唐为首府,成为这一地区吐蕃人的政治、经济、文化和宗教的中心。

图片 1

图片 2

著名小说《天龙八部》中,说北宋时天下五分,有辽、宋、金、西夏、吐蕃五国,吐蕃国师鸠摩智,亦是书中的重要角色。

青藏高原之吐蕃历史介绍 吐蕃历代赞普 吐蕃如何灭亡的

论剑历史网 – www.lishiweb.com/2016-12-25/ 分类:中国历史/阅读:
西藏高原原来的居民称孟族。战国以后,有些羌族部落,如发羌、迷唐等部,逐渐迁移到今西藏地区。他们和当地人民相融合,繁衍发展,形成了吐蕃族。
建立吐蕃王朝的是活动在雅隆河谷的牦牛部,统一牦牛部各部落的叫弃聂弃赞普。赞普是雄强丈夫的意思,以后成了

西藏高原原来的居民称孟族。战国以后,有些羌族部落,如发羌、迷唐等部,逐渐迁移到今西藏地区。他们和当地人民相融合,繁衍发展,形成了吐蕃族。

建立吐蕃王朝的是活动在雅隆河谷的牦牛部,统一牦牛部各部落的叫弃聂弃赞普。“赞普”是雄强丈夫的意思,以后成了吐蕃君长的尊称。从弃聂弃开始,吐蕃确立了酋长世袭制度,第八世赞普布袋巩甲以后,吐蕃社会获得了较快的发展,逐渐由原始社会过渡到奴隶社会。

629年,年仅十三岁的松赞干布继赞普位,他削平了叛乱,逐步统一了青藏高原。松赞干布还进行了多方面的改革。他迁都到逻些,从此逻些成为西藏政治、经济和文化的中心。他参照唐朝的中央官制和府兵制度,建立了从中央到地方的政治军事制度。为了适应经济和政治的需要,松赞干布时开始采用历法,规定统一的度量衡,依据于田、天竺等文字创造了吐蕃文(以后发展成今天的藏文),又制定了残酷的法律。

641年,唐太宗答应吐蕃的请求,以宗室女文成公主嫁给松赞干布。文成公主进藏时,带去了大量物品,有锦帛珠宝、生活用品、医疗器械、生产工具、蔬菜种子,还有经史、诗文、工艺、医药、历法等书籍。唐高宗时,吐蕃又从内地引进了蚕种,唐朝并派酿酒、制碾碓、造纸墨的工匠到吐蕃传授技艺。

图片 3

青藏高原吐蕃国历史介绍 吐蕃历任赞普介绍 吐蕃国是如何灭亡的

论剑历史网 – www.lishiweb.com/2017-05-12/ 分类:中国历史/阅读:
一、噶氏家族的专权与衰落
松赞干布去世后,其孙芒松芒赞(《新唐书》作乞黎拔布)继位,国事由大相噶东赞代行,是为噶氏家族专权之始。噶东赞当政期间,抚服边地,规定赋税,区分桂等级,清查户籍,促进了吐蕃社会经济的发展,政治制度
一、噶氏家族的专权与衰落

松赞干布去世后,其孙芒松芒赞(《新唐书》作乞黎拔布)继位,国事由大相噶·东赞代行,是为噶氏家族专权之始。噶·东赞当政期间,抚服边地,规定赋税,区分“桂”,“庸”等级,清查户籍,促进了吐蕃社会经济的发展,政治制度也日臻完备。噶·东赞
为人沉勇有谋,善机变,用兵有节制,在吐蕃王朝中,声名显赫,是一个有举足轻重地位的大相。667年,噶·东赞卒,其子钦陵兄弟先后执掌王
朝实权。在噶氏家族掌权的50年间,吐蕃王朝的实力又有了很大程度的增强,对外不断进行武力扩张。

图片 4

日落青唐——唃厮啰

(1)、“佛子”之兴(上)

而真实历史中,北宋时,在青海东部和甘肃南部的河湟地区,确实兴起了一个吐蕃人建立的强大政权:青唐吐蕃。其首领”唃厮啰“,是唐朝时吐蕃王朝的王室后裔。他向宋朝称臣进贡,受封为河西节度使。宋朝史书和周边的西夏、回鹘等国,也将他建立的青唐政权统称为“唃厮啰政权”。历史学家又称之为“后吐蕃王国”。青唐吐蕃国主,宋朝河西节度使:
唃厮啰。

随着银夏之地的党项人急速崛起,打破了河西固有的政治格局。凉州的吐蕃六谷部温末政权甘州回鹘政权,在党项的打击下灰飞烟灭。

图片 5

在此之前,生活在河西的吐蕃部落为躲避战祸,便开始南迁湟水流域发展。以宗哥族为例,南迁湟水后,在北宋大中祥符年间(公元1008——1016年),已经成为宗喀地区势力最大的吐蕃部落。大约在十世纪下半叶至十一世纪初,河徨地区逐渐形成了几个较大的部落集团,如河州的耸昌厮均、邀川的温逋奇、宗哥的李立遵等。

公元876年,当奴隶起义军攻入都城逻些,令吐蕃王朝崩溃瓦解后。从数百年时间,整个青藏高原四分五裂,“族种分散,大者数千家,小者百十家”。其中,有一系王族“亚陇觉阿王”的后人,流落到西域高昌,公元997年,诞生了一个婴孩,取名欺南凌温。

但湟水流域也并不是天堂,生活在这里的吐蕃人依然要面对非常严峻的局面。首先,占据了河西的党项人,依旧觊觎着湟水流域这片宝地。其实,党项人本也是古羌族的后裔,在吐蕃时期被称为“吐蕃外四族”《宋史》中也认为“大约党项、吐蕃,风俗相类”。

公元1004年,
当时河西吐蕃部的首领折逋潘罗支以诈降计,诱杀率军来犯的党项首领李继迁,但自己在半年后,也被李继迁之子李德明杀死。河西吐蕃各部,都面临被党项部族侵吞的危机。

党项兴起后,生活在灵、夏诸州的吐蕃人,也相继投奔归附了党项。凭借着这种有利条件,党项人提出了“西掠吐蕃健马,北收回鹘锐兵”的发展策略。公元1030年(宋仁宗,天圣八年),西夏(党项)尽收河西之后,将触角伸入湟水流域,展开了与北宋争夺河湟地区控制权的斗争,这一斗争一直延续了一百多年。

公元1009年,12岁的欺南凌温,被青海邈川部的吐蕃酋长温逋奇和僧人李立遵拥立为新的吐蕃赞普,号“地唃厮啰”,立王城于青唐。

盘踞在河湟的吐蕃人,正是在西夏与北宋的夹缝中生存,并在这种强邻在畔的环境中,建立了自己政权体系——河湟唃厮啰政权。吐蕃唃厮啰政权的兴起,除了因为吐蕃民众本身强大的凝聚力,还因为河湟地区优越的地理条件。

图片 6

首先,湟水与河西之间阻隔着连绵高耸的祁连山,党项骑兵想要越祁连山南下显然困难重重。这使得党项人想要染指湟水只能向东取道河、渭二州,但河渭二州一直被宋朝占据着,当然不容忍党项假道伐虢。而唃厮啰政权,虽然实力不能和西夏北宋比肩,但却能够成为左右宋夏两国平衡的砝码。因此,河湟地区的角逐,最终演化为吐蕃唃厮啰、西夏党项和北宋之间的三国杀。

青唐立国之初,论逋李立遵专断国政,并于公元1016年进犯秦州,被宋朝名将曹玮于三都谷之战迎面痛击。宋军追敌二十余里,斩首千余级,缴获马牛、杂畜、器仗三万余。李立遵势力大衰后,
唃厮啰也趁机摆脱权臣,立法建制, 厉兵秣马, 拥兵七万,
聚众数十万,在青海东部和甘肃南部的河湟地区,建立了一个强大政权。宋朝名将:曹玮

面对宋、夏强大的压力,单个部落显然不能生存下去。于是在各个部族首领之间形成了共识,需要有一个在当地吐蕃族人中享有崇高威望的人物作旗帜,把河湟一带的部落整合在一起,共同对抗北宋和西夏。

图片 7

自吐蕃王朝崩溃后,散落在河陇地区的吐蕃民众,一直生活在战乱流离之中,这些吐蕃族裔没有一个自己的稳定政权庇护,常常成为周边其他政权争取或掠夺的对象。

当党项首领,李德明之子李元昊建立西夏政权后,唃厮啰一直奉行依附宋朝、共抗西夏的外交方略,于公元1032年,受封宋朝的宁远大将军、爱州团练使。

宋史曾云,吐蕃族裔“自仪(今甘肃华亭县)、渭(今甘肃平凉县)、泾(今甘肃径川县北)、原(今甘肃镇原)、环(今甘肃环县)、庆(今甘肃庆阳县)及镇戎(今宁夏固原)、秦州(今甘肃天水)、灵(今宁夏灵武县西南)、夏(今内蒙古乌审旗白城子)皆有之。”

公元1036年, 西夏国主李元昊率军来攻,
唃厮啰与之激战二百余日,坚守克敌,追其败军,
西夏军战死和溺死于湟水者十之八九。因此战功勋,公元1038年,
唃厮啰被宋朝加封为保顺军节度使,兼领河西节度使,洮州、凉州刺史。西夏景宗:
李元昊

当时,宋人把吐蕃和党项人,区分为“生、熟户”,凡“接连汉界,入州城者谓之熟户,居深山僻远、横遏寇略者谓之生户”。他们“虽各有鞍甲,无魁首统摄,并皆散漫山川,居常不以为患”。

图片 8

鉴于这些吐蕃人没有自己的领袖,宋朝得以在河渭地区,建立了自己的一套统治机构,派重兵镇守,并招纳吐蕃人充军,垦荒屯边。因此,这里的吐蕃人首领相继成为宋朝的命官,各自统帅部族,为宋尽忠。

籍着击败西夏的兵威,此前降附西夏的吐蕃和回鹘部众,纷纷转投青唐,令唃厮啰得以将所占据的熙州、河州、洮州、岷州、叠州、宕州、湟州、鄯州、廓州和积石军地区,逐渐统合成一个强大政权,极盛时幅员扩张到三千余里,人口达到一百余万。由于青唐吐蕃政权是吐蕃帝国正统后裔建立的新国度,仍用“赞普”之名,因此,又称为“后吐蕃帝国”,
藏族不朽史诗《格萨尔王》,据说就是以唃厮啰的生平事迹为人物原型,加以艺术创作的。青唐吐蕃辖域:

但散居在河陇地区的吐蕃人,依旧渴望恢复吐蕃王朝的辉煌,当唃厮啰以吐蕃王族的身份在河湟竖起大旗之时,这些重视族姓血统吐蕃民众纷纷归入唃厮啰的属下,这也成了唃厮啰政权,得以在夹缝下不断壮大的民众基础。其次,原来生活在河西走廊的一部分甘州回鹘凉州吐蕃部落,不愿接受西夏的统治,南迁河湟地区成了吐蕃唃厮啰政权的臣属。

图片 9

《宋史·吐蕃传》记载:凉州陷落后,“潘罗支旧部往往归厮罗”。曾巩所著《隆平集》也记述:“及元昊取西凉府,唃厮啰得厮铎督之众十余万。”唃厮啰得凉州民众十余万肯定是虚数,不过六谷部南逃的属民,大多投奔了吐蕃唃厮啰政权应该是确定无疑的。

青唐吐蕃日益强大后,周边的西夏、辽国、回鹘纷纷主动要求联姻,辽国和西夏都将公主嫁给了唃厮啰的幼子董毡。
而唃厮啰同时和宋、辽、回鹘交好,组成对西夏的包围网,遏制了西夏的继续扩张。青唐和宋朝的贸易,依旧以茶马互市为主,宋朝每年购良马两万匹,其中青唐马占了十之七八。

在湟水流域的吐蕃部落中,宗哥族渐渐发展成实力最强的部落,成为了吐蕃诸部的一面旗帜。宗哥族可以分为俩大势力集团,宗哥城(今青海平安县)的李立遵部落和邈川城(今青海乐都)温逋且部落。有意思的是,虽然这两大部落同属于宗哥部落,但却有着不同的宗教信仰。

当时,西夏控制了河西走廊后,对过境商人的财货”十中取一,择其上品”,
剽劫贡商,扣留旅人。来往于中原和西域的商队贡使,纷纷绕道青唐,而唃厮啰则疏通和恢复了这条从西域经青海、河湟而入中原的“吐谷浑故道”,还派兵护送西域各国商队,直至宋朝边境。因此,
青唐也成为胡商簇集,宝货山积的重要商贸城市,
城中定居的于阗、回鹘商人多达数百家。《宋史·吐蕃传》:【厮啰居鄯州,西有临谷城通青海,高昌诸国商人皆趋鄯州贸易,以故富强。】

李立遵曾出家为僧,后还俗,因此这个部落一直是个信仰佛教的部落,而温逋且部落却是坚定的苯教信众,两个部落实力相仿,信仰不同,却在外部压力的作用下结成了一个联盟,这就出现了一个棘手的问题,那就是谁来做联盟的领导人。

图片 10

正当争执不下之时,一个人的出现完美的解决了这个问题,这个人就是唃厮啰

青唐吐蕃除了成为西域和中原贸易的中转站,建立了发达的商贸业,而且在河湟诸水两岸,依水筑屋,种植五谷,农业得到恢复发展,吐蕃部族射猎牧放的牧业传统也被保留。唃厮啰还广建禅院佛塔,在宫殿旁就供有高数十尺的黄金佛像,
河湟地区成为藏传佛教得以再度兴盛的发源地。

说起来,唃厮啰来到宗喀地区(湟水流域)可能真不是他的本意。在他十二岁的时候,他还生活在遥远的“高昌磨榆国”或者“西域武三咩”这个地方。

公元1065年,唃厮啰逝世,享年69岁,在位57年,实际执政49年,这位文韬武略皆备、同时又审时度势的一代雄主的去世,也宣告着青唐吐蕃政权黄金时期的终结。
唃厮啰幼子董毡继位后,其长子瞎毡的儿子木征据河州,次子磨毡角据宗哥,分别拥兵自立。董毡继续对宋友好政策,曾出兵助宋攻夏。

这两地方到底在哪,现在众说纷纭,基本存在三种说法,一部分学者依据高昌这个地名认为,唃厮啰生活在西域高昌国一带;另一部分学者认为“磨榆国”这是“木雅”之音译,其位置应在吐蕃本土波茹高昌两部的党项羌聚居地,而“西域武三咩”就是桑耶寺;还有部分学者通过藏文地名考证认为,“高昌磨榆”即为郭仓芒域的不同翻译方式,继而确定唃厮啰出生在今西藏阿里地区的芒域。但不论唃厮啰究竟出生在哪,反正跟宗喀没有任何联系。

然而宋朝王安石变法后,改边境政策为积极拓边。公元1068年,王韶上《平戎策》,提出「欲取西夏,当先复河湟」的计划,
王韶更认为,青唐吐蕃各部分裂,互不统属,难以与西夏抗衡,反而极易被侵吞。若宋朝不夺取土地肥沃的河湟各州,则其地必被西夏所得,更将成为西夏侵攻陇蜀各州府的前进据点。所以,倒不如宋朝先出兵,迫使吐蕃各部归顺,再从侧翼包围西夏,将之一举灭国。
宋朝名臣:王韶

少年时代的唃厮啰,从未想过会成为一个政权的首领,虽然他是吐蕃王系后裔,但这时吐蕃王系的身份显然已经不是个香饽饽了。而且,这时候他也不叫唃厮啰,而是叫欺南陵温。在他十二岁这年,一个来到他家乡的汉地商人,彻底改变了他的命运。

图片 11

《宋史·吐蕃传》中对唃厮啰有如下记载:“唃厮啰者,绪出赞普之后,本名欺南陵温籛逋。籛逋犹赞普也,羌语讹为籛逋。生高昌磨榆国,既十二岁,河州羌何郎业贤客高昌,见厮啰貌奇伟,掣以归,而大姓耸昌厮均又以厮啰居移公城,欲于河州立文法(立文法,盖施设号令统众之意)。河州人谓佛“唃”,谓儿子“厮啰”,自此名唃厮啰。”

宋神宗深以为然,遂令王韶出镇秦州,全权负责这场名为“熙河开边”的攻势。王韶只带数骑,拜访渭源的吐蕃首领俞龙珂,说服他率部属12万人投降,更陆续招诱吐蕃部民20余万,拓展国境一千二百余里。

从宋史的记载可以看出,一个入客高昌磨榆的河州人,得知了唃厮啰的王族身份,觉得奇货可居,将其带回河州(今甘肃临夏)。而且还是“掣以归”,说不定唃厮啰不愿意,直接就给绑架回来了,至于什么“见厮啰貌奇伟”这基本就是胡扯。

公元1072年,王韶率军连续击败青唐军,
降其部众二万人,夺取熙州,公元1073年,宋军又攻占河州,挫败青唐军反攻,接着转战五十四日,跋涉一千八百里,连取洮州、岷州、宕州、叠州,
杀敌数千人,缴获牛、羊、马数以万计, 招降吐蕃部族三十余万帐。

估计当时,这个河州人想起了吕不韦的业绩,不想让吕不韦专美于前。到了河州之后,他大肆宣扬唃厮啰的王族身份。还别说,宗喀的吐蕃族裔非常认可这种噱头,称其为“佛子”。于是,唃厮啰便成了这个十二岁少年的称谓。这其实也是吐蕃的传统,对于高僧、领主、赞普这种身份高贵的人物,一般只称称号,而不呼其名表示尊重。

丢失熙河六州后,
青唐国主董毡与西夏联姻,合兵攻宋。公元1074年,青唐大将鬼章率军反攻,于踏白城之战击败宋军,杀河州知州景思立。王韶率军二万,
直扑定羌城,攻破结河部,解河州之围,之后沿西山绕出踏白城后,焚蕃人八千帐,
董毡之侄木征兵败降宋。

河州的大户耸昌厮均得到了唃厮啰这个宝贝,马上就开始着手准备拥立,“以厮啰居移公城(今临夏境),欲于河州立文法。”但还没等他准备好,就被宗哥族知道了。宗哥族正在发愁没有一个能够号领全族的标志性人物,听说河州的耸昌厮均手中有这么一个宝贝,二话不说直接就派人来抢。

此后,
董毡被迫屈服,认可宋朝占领熙河的事实,并照旧例进贡,受封西平军节度使。
公元1083年,董毡去世。其养子阿里骨嗣位。阿里骨本是于阗人,因其母被董毡收纳,为其养子。对极重王室血缘的吐蕃人而言,
阿里骨的继位实难接受,其统治根基已岌岌可危。因此,为巩固地位,
阿里骨再次与西夏联盟,欲收复熙、河。公元1087年,
青唐大将鬼章攻洮州,又被宋军击败并俘虏。 阿里骨不得不再次屈辞请和。

公元1008年(宋真宗,大中祥符元年),还没搞清楚状况的唃厮啰,浑浑噩噩的就被李立遵、温逋且劫持到廓州(今青海化隆)。在廓州他被宗哥族扶上了赞普之位,成了一个正牌的傀儡君主。

公元1087年, 阿里骨死去,
其子瞎征继位。唃厮啰家族的后嗣,以及其他各部首领纷纷拥兵自立,青唐政权彻底分崩离析。公元1099年,宋军进入青唐,
势如破竹,瞎征和青唐其余大小首领,连同和亲青唐的契丹、西夏、回鹘三国公主,纷纷俯首归降。

《宋史》记:“既而总噶尔僧李克遵、邈川大酋温逋且掠取厮啰如廓州,尊立之,部族寝强”。

图片 12

应该说唃厮啰的运气还不错,没有在这一连串的折腾中丢掉性命。但想要从一个正牌的傀儡君主奋斗成为真正的领袖,显然要走过一段漫长的充满血泪的旅程。

然而由于后方供应不继,宋军于次年撤出。公元1100年,青唐各部又拥立唃厮啰家族后裔溪赊罗撒为国主。

宗喀吐蕃部落如此看重唃厮啰也是有原因的,首先他吐蕃王统悉波野家族后裔的身份,还是得到了那些仰慕王朝辉煌民众的拥戴。有学者考证,唃厮啰确是吐蕃沃松一系,“下部三德”中之中奥德之子挥德的后裔,这一点在藏文史料《贤者喜宴》《安多政教史》中也有记载。

公元1104年,宋军再取青唐, 和亲青唐的龟兹公主和各部首领开城归降,
溪赊罗撒出奔西夏 。至此,青唐政权彻底灭亡。河湟地区被划入宋朝版图。

这种根正苗红的吐蕃王统后裔,对于古代讲究血统纯正的百姓来说具有极大地诱惑力。所以,不难看出宗喀的吐蕃首领都想把唃厮啰据为己有,立起这杆大旗就能够“挟赞普以令诸蕃了”

图片 13

再有,唃厮啰在远来宗喀,在本地毫无根基,这时候也成了优点了。除此之外,唃厮啰当时只有十二岁,便于强权人物控制也是原因之一。

公元1131年,女真金国的西征军队一路杀到河湟,
唃厮啰家族后裔、宋朝守将赵怀恩逃奔南宋,也彻底结束了这个家族对河湟的统治历史。曾经统治了半个中国疆土的吐蕃帝国的这抹余晖,至此也划上了尾声,只留下《格萨尔王》的漫漫诗篇,依旧在历代藏民中耳口颂扬。

在这场唃厮啰争夺战中,李立遵笑在了前面,他把唃厮啰扶上赞普之位后,自立为论逋(大相),成了实际上的受益者。甚至,有宋人的笔记认为,唃厮啰能够来到宗喀就是李立遵运作的,“嘉勒斯责(唃厮啰),本西域胡僧李立遵携来吐蕃立文法,言是佛种,由是吐蕃咸皆信服之。”

唃厮啰很有可能并不是孤身一人来到宗喀的,《长编》中便有唃厮啰的兄长和舅舅在宗喀生活的记载“初,嘉勒斯贵(唃厮啰)兄扎实庸咙为河南诸部所立,与唃厮啰分地而治,不相能也。”“秦州蕃部尚杨丹者,唃厮啰舅也。”

这些唃厮啰的亲族们,在唃厮啰后期夺取政权的过程中,曾对他有一定的助力,但总的来说,唃厮啰这个外乡人依旧难免势单力孤。

李立遵曾出家为僧,因此深谙信仰的力量,现在他手中握着“佛子”,如何会不好好利用?在他的宣扬下,宗喀地区的吐蕃民众多有归附。这使得李立遵部落“部族寝强”,成为了“族帐甚盛,胜兵六七万”强大吐蕃集团。为了更好的控制唃厮啰,李立遵还把两个女儿都嫁给了他,但也有宋史记载嫁给唃厮啰的是李立遵的妹妹。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唃厮啰和李立遵结成了姻亲关系。

同时,李立遵还和甘州回鹘保持了良好的关系,暂时消除了北方的边患。这时候,凉州的六谷部属民也不断有南迁避祸的部落前来投靠,一时间李立遵利用宗喀吐蕃诸部人心思安的心理,实力急速提升,基本统一了以宗哥城为中心的整个河惶地区。

上一节潘罗支的抉择(下)

下一节“佛子之兴”(中)

都看到这儿了,点个赞再走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