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树声大将住平房到去世

vns85978威尼斯城官网,如何避免这种家族式腐败的发生,王树声大将为党员干部树立了榜样。
解放后,王树声曾先后担任湖北省军区司令员、国防部副部长等要职。环境变了,地位变了,但王树声的无产阶级先锋战士本质没有变。从踏进大武汉起,王树声就与自己的妻子杨炬严肃的讨论要过好三关,此三关为名位关亲属关享乐关。
身为高级干部,王树声不吸烟,不喝酒,生活简朴得有如大别山的普通农民。直至他去世,只爱喝家乡产的大叶青茶,每餐不离老家风味的腌酸豇豆。
1959年,王树声担任了国防部副部长,又兼任军事科学院副院长。在军事科学院上班时,他天天拿着饭盒到公共食堂排队买饭。接待外宾和出国访问时,外宾送他一些大小礼品,他都如数上交国库。一次,新来的勤务员几次将小礼品拿到车上说:王部长,人家说了,这礼品是送给首长您个人的。王树声却严肃地说:我这个国防部副部长是代表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与外宾打交道的,礼品怎么会是赠送我个人的呢?公私分明,是我们革命战士的一个起码准则,今后务必牢记啊。
公私分明,是我们革命军人的一个起码准则,我们务必要牢记。这句话王树声也多次对夫人杨炬说过。杨炬1961年在军事科学院工作,从家到单位,坐公共汽车往返得两个多小时。酷暑严寒,上班下班,她坚持坐公共汽车,从没有丈夫的专车接送过,对于工作上的事,特别是干部问题、领导成员间的关系,王树声从来不让夫人插手,更厌恶枕边风。杨炬通情达理,养成了这样的习惯:一听来客是找丈夫谈工作、谈人事问题,她总是礼貌地与客人打一声招呼,然后默默地避开。但是,对于拒礼、按规定交费等,她却毫不回避,积极参与。
对子女、对亲属,王树声严格要求,不许他们打着自己的旗号谋私利。王树声的亲侄女和亲叔伯侄儿一直在乘马岗家乡过着普通的农家生活。
王树声40岁得子。1972年底,26岁的长子王鲁光准备结婚时,王树声夫妇只给新人安排了一间房,一张床和两条棉被。警卫员实在看不过,悄悄将军事科学院的两把金丝绒面椅子和一张大理石面茶几装在车上借给鲁光布置新房,被王树声发现了,严令马上物归原处。他教导儿子说:结婚要那些玩意儿干什么?往日,同志们结婚,连个’窝’都没有。如今,你们有房、有床、有被,就很不错了!再说,结婚时自个儿的事,怎么能随便动用公家的东西呢?
王树声大将不仅时时、处处、事事以共产党员高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克己自律,还严格要求亲属子女廉洁奉公,公私分明,实为广大党员干部之楷模。将军美名天下流传!

  “英雄得胜寨,破贼显威神。山上红旗卷,豪绅胆战惊!”这是
王树声(1905年-1974年) 1949年回故乡时写的一首诗。得胜寨,原
名破寨岗,他青年时代曾在这里带领农友同地主豪绅进行激烈的战斗,
这是他多年来魂牵梦绕的地方。他原名宏信, 1905年 4月 23日生于
湖北麻城乘马岗区项家冲。1926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在家乡领导农民 运动。

在中国革命漫长的征程中,许多热血青年为了一个共同的理想,在战火纷飞的岁月里结成了终身伴侣。开国大将王树声与杨炬当年的“将军恋”就是其中的一个典型。
将军求爱吃“败仗” “医圣”亲自当月老
王树声和杨炬是抗日战争时期在延安相识的。
1942年9月,正在抗日前线浴血奋战的太行军区副司令员王树声,奉命回到延安参加整风运动,被分配到中共中央党校学习,任军事队队长。
1943年秋,王树声在中央党校举行的一次周末文艺晚会上,遇见了中央门诊部的医生杨炬,对她一见钟情。当年22岁的杨炬,身材苗条,脸庞俊俏,浑身洋溢着青春的气息,在中央门诊部里有着“一枝花”之誉。
年近不惑的王树声,第一次陷入了“单相思”。

新中国成立后,王树声先后任湖北军区司令员、解放军总军械部部长、国防部副部长、军事科学院副院长等职,可谓位高权重,但他从不以权谋私、居功自傲,追求物质上的奢华和享受,相反,对于组织有规定的、他完全可以享受的一些待遇,他也总是推辞再三,体现出一个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的崇高风范。
上世纪50年代,王树声大将赴京上任之初,组织上决定给他修建一幢住房。按照当时的有关规定,王树声的房子标准和设施配备完全可以搞得讲究一些,但他坚决不同意这样做。他要求要把房子盖成一般的平房,而且不要独门院落,更不要森严的警卫,室内只备必需的日常家具即可。就这样,大将军的官邸居然简朴到和普通百姓家没什么差别,王树声却对此心安理得。
60年代初,总军械部建制撤销,王树声的住房成了其他单位的属地,有关部门为了方便他的工作和生活,决定另选地点为他建造新居。他们先是为他选择了一处某自治区的驻京办事处,这里环境相当幽静,王树声看后感到也满意。但当他了解情况后摇起了头,连说:不妥,不妥,这有违我们党的民族宗教政策!几年以后,他们又在东城为他找到了一个旧院落,独门大院,相当理想,但当王树声得知这里原是一个民主党派的机关,只因工作人员都被红卫兵赶跑了而空着时,又摇起了头:这是违反党的统一战线政策的!最后,他们又在五渊潭附近为他选择了一处环境幽雅、风景如画的宅基地,王树声先很满意,可当他注意到为自己建房要迁走几户老百姓的民房,还是摇起了头:我看这件事还是算了吧!不要因为我建房而把老百姓赶走了就这样,王树声大将在他进京时修建的那座平房里,一住就是18年,直到他长辞人世。
1955年,王树声被授予大将军衔并担任军中要职。接规定,他除专车外,还可以配一辆生活用车,但他一再拒绝给他再配车。他说:国家现在还有很多困难,我有辆车上下班用就可以了。直到他去世,从未配过生活用车。而就是用的这辆专车,他也是主动按月缴车费。并且只许他本人办公使用,任何人都不能乘坐,连最亲近的人也不例外。1961年夫人杨炬在军事科学院任门诊部主任,和王树声上班很顺路。但她从家到单位,酷暑严寒,总是每天挤公共汽车往返两个多小时,王树声从没有用专车顺便带过她,更不要说专门接送了。

  1927年 6月,就在破寨岗,他指挥农民自卫军和上万农民抗
击地主武装的进攻,打了三天三夜,歼敌三千余人。 11月参加麻城
起义,任工农革命军鄂东军队长。后任中国工农红军第四军大队党代
表、支队长、团长。 1931年 2月率第三十团围攻河南南部的工事坚
固的新集,采用坑道爆破的办法取得成功。 3月,指挥第三十团在双
桥镇战斗中担任主攻。这一仗消灭了国民党军第三十四师,活捉师长
岳维峻。11月任第四方面军第十一师师长,在黄安战役中率部抗击国
民党三个旅的援军,保证了兄弟部队攻克黄安。1932年10月,第四方
面军向平汉铁路以西转移,他率第七十三师殿后,屡挫追兵。到大巴
山后又奉命抢占两河口,为第四方面军入川打开通路。1933年 7月任
第三十一军军长,1934年任第四方面军副总指挥,参与指挥反“三路
围攻”和反“六路围攻”。1935年 3月参与指挥嘉陵江战役后参加长 征。

老战友唐明春看出了王树声的心思。他想:王树声多年为了革命事业在枪林弹雨中东拼西杀,一直没有机会顾及自己的婚姻,现在延安的生活安定,别人都已是成双成对了,他也确实该找一位伴侣了。因此,他便对王树声说:“老王,你别急,我老婆和杨医生熟得很,回头我让她帮你牵牵线,你俩见见面。这事你放心,包在我身上。”唐明春的爱人连军在中央门诊部当护士,并与杨炬很要好。
王树声一听这话,喜出望外,拉着唐明春的手一个劲儿地说:“老唐,那就多谢你啦!”
然而,一连几天过去了,牵线的事却如泥牛入海杳无音信。王树声坐卧不安,直骂唐明春“阳奉阴违”,太不够交情。
唐明春见王树声急成这个样子,便开导他说:“老王呀,这种事就好比登山上树,得一步一步地来,急不得。你先耐心等着,待我和连军再仔细琢磨琢磨。”
王树声
眼一瞪,说:“你们还琢磨啥呀!我今年都38岁了,你让我等到猴年马月啊!我都侦察好了,杨医生今晚上夜班,你去跟她说:‘王树声很喜欢你,你要是有意,就跟他结婚。’”
“哎呀,人家姑娘可是个知识分子,哪能这样直来直去?”唐明春一听,哭笑不得。
王树声说:“这怕什么?咱们都是革命军人,在战场上猛打猛冲惯了,不搞资产阶级花前月下卿卿我我的那一套。”
“那,就试试吧。”唐明春只好答应了。他突然又问:“人家要是不答应怎么办?”
这下可把王树声给问住了。是啊,自己已是急得火烧火燎的,可人家是怎么想的呢?要是她不同意,岂不是剃头挑子一头热?!王树声沉思了片刻,对唐明春说:“你先就这么说,她要是答应了,那是再好不过了;要是不答应,我再想其他办法。强攻不行,就采取迂回战术。”从无数次枪林弹雨中闯过来的王树声坚信,他没有攻不下
来的堡垒。
然而,唐明春却没有王树声那样的胆量,他没直接去找杨炬挑明话题,而是仍让连军向杨炬旁敲侧击,慢慢做她的工作。
3天又过去了,唐明春那边还是没有回音。王树声实在等不下去了,决定主动出击,向杨炬发起“进攻”。这天傍晚,他特意刮了胡子,换了一身干净的军衣,昂首挺胸地走进中央门诊部的一间诊室,坐到了杨医生的办公桌前。
杨炬身穿干净的白大褂,乌黑的头发衬托着白净秀气的脸庞,显得更加妩媚动人。她自然不知道王树声的来意,照常落落大方地接待这位“病人”:“你哪儿不舒服?”
王树声说:“我脚后跟裂了个大口子。”说着,他脱掉了鞋子,又脱掉了

  1936年10月奉命西渡黄河,参加西路军。1937年 3月西路军在河
西走廊失败后,他率小部队转入祁连山打游击,苦战三个月,队伍被
冲散,最后只剩他一人辗转回到陕北。
抗日战争时期,历任晋冀豫军区副司令员、代司令员,太行军区
副司令员,河南军区司令员,组织地方武装,开展抗日游击战争。解
放战争初期任中原军区副司令员、第一纵队司令员兼政委。1946年参
与指挥中原突围,率左路军进入武当山区,开辟鄂西北游击根据地,
任鄂西北军区司令员、鄂豫军区司令员。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任湖北军区司令员、中南军区副司令员,
指挥清剿国民党残余武装和土匪。 1954年任国防部副部长。 1955年
任人民解放军总军械部部长,同年被授予大将军衔。 1959年任军事
科学院副院长, 1972年任军事科学院第二政委。他是中共第八至第
十届中央委员。 1974年 1月 7日在北京病逝。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