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梦,梦

有人做了个梦,醒来后,便去找预言家,说他对自己做的梦还记得清清楚楚。
预言家对他说:“带着你醒了以后记得的梦来找我,我可以为你圆梦。但你睡着时做的梦既不属于我的智力范围,也不属于你的想象范围。”

做了连着两天和失去有关的梦了。

梦到跟你父母作交涉希望你跟现未婚妻退婚,叔叔阿姨说,退婚可以,不过你得倒添一部分钱。叔叔阿姨的话高兴坏了我,我走出门,连天空都是蔚蓝一片。

我沿着梦的足迹,不停追忆,追忆,与一个熟悉的影子相遇。她的突然出现,让我迟疑,想听听她的心里,又不敢靠近,一直期待着的,变成了一种顾忌。

又梦见你一次,2018·2·1

第一天在梦里被捶打得辗转反侧,醒来不停在心里庆幸,还好是梦,还好是梦。我无处叙述这场梦的前因后果,因为我已经忘的差不多了。只有在某个特定环境驱使下,我才能拾起做梦时零星的感受。

我是不是疯掉了。

梦,还在不停地演绎,演绎着一个戏剧。只可惜,不是喜剧,演员是自己,观众也是自己。

2.3。梦见你了

第二天,也就是昨晚的梦,我分毫都记不得了,连主要人物是谁,我都想不起来了。我唯一清楚的就是,那个梦让我很难过。

或许,这个梦只是一面小镜子,照出了另一个自己,映出一个自我安慰理由。清晨的曙光渐渐起,梦慢慢清醒,意识越来越清晰,又恢复了真实的自己,为何总是有这般梦呓?

2,7你毁容啦,你爸爸是医生,又给你恢复容颜了,可是你爸爸却没有了。

而现在,我想继续做梦。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又梦见你了,2月26早上,在小学,我在楼上,到处找你要给你拍照片,但是没有拍上。

因为,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