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邓小平周恩来曾在法国卖豆腐的故事

揭秘周恩来九大遗愿 曾经让邓小平忍一忍

2016-06-28 23:05:21 来源:中国历史故事广告id2-600×50

1953年9月2日,周嵩尧在京病逝。去世前,遗言将自己收藏一生的贵重文物全部赠送给侄儿周恩来。周恩来临终前又遗言邓颖超:“将这批文物全部交给国家,由故宫博物院全权处理。”

“那天是我在总理身边值班。总理病势已经很沉,时有昏迷,有时昏睡。当我告诉他,小平同志来了,他费力地睁开眼,已不能起坐,双方只轻轻握了一下手,小平同志就坐在床边,把毛泽东和他的谈话内容告诉了总理。我见总理听了是有点生气的,是瞪着眼睛对小平同志说:‘你就不能忍一忍?’”

图片 1

摘要:邓小平周恩来卖豆腐的故事
法国之前,邓小平不认识周恩来,周恩来也不认识邓小平。他们怎么相识的呢?

周恩来总理12岁离开家乡江苏淮安,之后再没有回去过。许多人对此不理解,就连平时寡言少语的林彪都忍不住发问:总理,你为什么不回家去看看?周恩来沉默片刻说:我怕他们。林不解周恩来话中的“他们”是谁,总理解释说:“他们就是自己的亲戚。因为我一回去,肯定会有不少亲戚找上门来,诉说家里困难,提出各种要求,但这些亲戚的要求,我无法满足也不能满足,只有等到所有老百姓生活都变好了,我才敢回去。”

曾有更多的老干部跟我谈起他们接触邓小平所目睹他“举重若轻”,“谈笑间,强虏灰飞烟灭”的故事。

揭秘邓小平周恩来曾在法国卖豆腐的故事邓小平在法国的日子堪称颠沛流离。他最初与同学一起来到法国中部的克鲁梭,进入施奈德钢铁厂当轧钢工,继而在饭馆做过招待员,在车站码头、建筑工地当过搬运工,还做过清洁工。20世纪初期的法国,对于中国来说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五四运动”前后,一大批有志青年远赴法国,投入勤工俭学运动,寻找救国图强、改造社会的知识和真理。邓小平、周恩来、王若飞、徐特立、蔡和森、赵世炎、李维汉、何长工等是其中的杰出人物。邓小平是1920年8月28日远赴法国参加勤工俭学。时年16岁。10月19日,他们乘坐的法国邮轮“盎特莱蓬”号抵达法国马赛港。对此,《小马赛人报》报道:“他们的年龄在十五到二十五之间,穿着西式和美式服装,戴着宽边帽,穿着尖皮鞋,显得彬彬有礼,温文尔雅。”周恩来到法国稍微晚了一些。他是1920年11月7日,周恩来登上法国“波尔多”号邮船前往法国的。当时周恩来22岁,因参加“五四运动”,被学校开除。在由严修在南开大学设立的“范孙奖学金”的资助下,他获得了一张去法国勤工俭学的船票。美国记者埃德加·斯诺《西行漫记》记载为:“周在欧洲时,他本人的经费支持者是南开大学一位创办人严修。”在去法国之前,邓小平不认识周恩来,周恩来也不认识邓小平。他们怎么相识的呢?

邓小平和彭德怀也有过诸如此类的“怕”。小平同志15岁离开四川广安,78年没有回去过。新中国成立后,他9次到四川调研指导工作,每次广安的同志都请他回家走一走,小平每次都以“下次再说”婉言谢绝,终没有成行。小平身边工作人员回忆,每次大家劝他回老家,他总是摇摇头说:我怕。小平同志怕什么呢?女儿邓榕在《我的父亲邓小平》书中这样述说:“我们姊妹几人都很想回老家看看,他自己不去也就罢了,可怎么也不让我们回去。后来父亲告诉我,他怕我们回去之后,兴师动众,骚扰地方。”小平同志生前在谈到“怕”时还深刻指出:“共产党员一怕党,二怕群众,三怕民主党派,总是好些”。彭德怀是斯大林眼中的天才军事家、毛泽东信赖的大将军、人民爱戴的“布衣元帅”和诗人笔下“真正的人”,但他面对个人利益和人民群众,也处处表现出“三怕”,即“一怕言过其实,二怕出名,三怕老百姓骂娘”。

图片 2

周恩来、邓小平和彭德怀,雄才大略、叱咤风云,智勇双全、一身正气,无论在炮火纷飞的革命战争岁月,还是在纷繁复杂的和平建设年代,面对生与死和得与失,从来没有怕过什么。可是他们在权力的运用和名利的态度上总是“怕”字当头。这种“怕”,不仅反映了对人民利益的真情关爱,体现了对党纪国法的无限敬畏,尤其展示了对其自身的严格要求。从某种意义上说,这种“怕”越多,人民群众的生活就越甜;这种“怕”越深,党纪国法的威信就越高;这种“怕”越久,党员干部的形象就越好。

本文摘自《走近周恩来》,作者:权延赤,出版社:人民日报出版社

图片 3

毛泽东这些评论语言,言简意赅应该说是深刻而又实事求是的。新中国成立后,周恩来多次坦率地讲:我不是帅才。

敬畏!

在一次涉及人事分工的会议上,毛泽东望着周恩来:恩来同志,你来怎么样?

周恩来摆手:不行不行,主席,你是了解我的,我不是帅才。我理理家可以,做不了帅

董必武点头,慢条斯理地说:总理是我们这个国家的很好的大管家。

我们如何理解领袖群中这样一致的看法?或许薄一波的回忆可以对我们有所启发。

1950年6月6日,中共七届三中全会在北京召开。因为会议的主要内容是毛泽东作报告《为争取国家财政经济状况的基本好转而斗争》,所以全会期间,周恩来曾与中财委的薄一波聊天,谈论稳定物价等问题。

话一聊开,内容渐渐广泛。周恩来想到什么事,带着思考的神情问:一波同志,你在晋冀鲁豫同伯承、小平共事多年,你对他们二位的工作怎么看?

薄一波说:他们在工作上配合得很好,确实是同心同德,和谐有致。

周恩来笑着摇头:我不是讲他们的配合,而是问你对他们的工作方法怎么看?

薄一波恢谐、幽默,聪明地反问道:总理,您是老领导了,又跟他们相识甚早,您看呢?

好啊,周恩来爽朗笑道:你又把问题原样奉还了。

薄一波也笑:不是说解铃还需系铃人吗?我这叫解问题还需提问人嘛。

周恩来敛去笑容,思考着说:据我多年观察,他们两人的工作方法各有特色。小平同志是‘举重若轻’,伯承同志则是‘举轻若重’。你看是不是这样?

薄一波连连点头:完全同意总理的评价,这八个字概括得很准确。他们在工作上所以配合得那样得心应手,恐怕这是一个重要因素。

周恩来仍然是一副凝重的思考神色:那么,这两种工作方法你比较喜欢哪一种?不待薄一波回答出他的所选,周恩来已经沉思着继续讲下去:从愿望上说,我更欣赏小平同志的‘举重若轻’,但说实在话,我这个人做不到这一点。我同伯承同志一样,在工作上常常是‘举轻若重’。这也许是同我长期负责具体的执行工作有关吧

无疑,总理对自己有着深刻的认识,并且乐于承认。他确实做不到举重若轻。他的外事秘书陈浩,见他三更未眠,五更又起,日理万机,辛劳过度,曾忍不住劝说:总理,有些事你不要管得太细;又管这又管那的,一个人的精力哪顾得上那么多呀?

周恩来忽地从办公桌后立起身,真生气了。他从桌上拿起一份文件扇动着大声问:你看看,这事我不管行吗?

总理扔下这份文件,又抓起另一叠文件:你说,这些事我不管行吗?

接着,他又拍拍第三叠文件:这几件不管也不行!

他疲惫而又委屈地叹口气:别人不知道,你们还不知道吗?总是这样来说我!

事无巨细,总理拿起就不肯放,放不下。

有些人喜欢用日理万机搞歌颂,见了领袖人物就说百忙,就说日理万机。

用滥了,根本不准确。

日理万机只能是宰相。为帅者只能举重若轻,以这种气势胆魄去作战略决策和决断重大事件;只有举轻若重才会出现日理万机。这不是基本常识吗?

总理对各省市各部委领导爱讲一句话:你们有什么事情可以直接找我,直接给我办公室打电话。

总理对他的秘书们也爱讲一句话:你们有事一定要报告,不要怕我忙么,我不怕忙,我能忙过来。

一位秘书对我讲,他见周恩来忙得两天没合眼,忍不住说:总理,首长里面就数你忙了,这些材料可以送给小平同志去看么

周恩来往太阳穴上抹抹清凉油,继续批阅,一边轻声说:我是总理。这些具体事我多干一些,他可以去管点更大的事,多想想决策上的事。

总理讲这个话的时间是国家进入困难时期那一年,说明他那时就肯定了小平同志举重若轻的帅才。

有些事是那些部长、司局长都不屑一顾的琐事、小事,周恩来不但乐于管,而且管得仔细认真。毛泽东在听到几件这类事后,曾对许多人感慨:还是我们的总理啊,上至国家大事,下到服务员的工作都关心到了!

印度尼西亚总统苏加诺曾对毛泽东说:我真羡慕你有个周总理,我们就缺一个周总理。

尼克松与周恩来接触算不上多,却在一面之后即对周恩来的举轻若重大发感慨:

周恩来也具有另一种罕见的本事:他对琐事非常关注,但没有沉湎于其中而不能自拔。我们在北京的第三天晚上,应邀去观看体育和乒乓球表演。当时天已经下雪,而我们预定第二天要去参观长城。周恩来离开了一会儿,我以为他是去休息室。后来我才知道,他是亲自去关照人们清扫通往长城路上的积雪。第二天,路上洁净得如同不曾下过雪似的。这个例子是很典型的。

我还发现,在机场欢迎我们的仪仗队是周恩来亲自挑选的。这些士兵身体健康、魁梧,穿着整洁。周本人还亲自为乐队挑选了在晚宴上为我们演奏的乐曲。我相信他一定事先研究过我的背景情况,因为他选择的许多曲子都是我所喜欢的,包括在我的就职仪式上演奏过的《美丽的阿美利加》。在结束这次旅行后,国务卿威廉罗杰斯告诉我:有一次,在他与周恩来会谈之前,进来了一位年轻的妇女,递给周恩来一份报纸清样请他过目。这是周为第二天报纸编排的头版。

对于周恩来来说,任何大事都是从注意小事入手这一格言是有一定道理的。他虽然亲自照料每一棵树,但也能够看到森林。

毫无疑问,当我们赞颂周恩来事无巨细,事必躬亲,周密细致,扎实稳妥,鞠躬尽瘁,死而后已时,每一个中国人都会联想到诸葛亮,但我相信不会有人想到秦皇汉武、唐宗宋祖。对于一个人来说,不可能兼具举重若轻和举轻若重的两种优秀品格。但对于一个事业来说,必须兼有这两种优秀人才。

曾有一位老干部不解地对我说:哎呀,有些事小平同志就真能放得下手,就真敢放手不管交别人管。曾有更多的老干部跟我谈起他们接触邓小平所目睹他举重若轻,谈笑间,强虏灰飞烟灭的故事。

其实,这正是帅才所必备的优秀品格。若无这种大气势,他怎么可能成为继毛泽东之后,又一个改变中国历史,改变中国命运的伟人巨人?

我还要说的一点是:周恩来的伟大高尚决不在于他是否是帅才,而在于他在自己的位置上怎样做的?做出了什么样的贡献和业绩?

当毛泽东从延安飞重庆,以大手笔感怀秦皇汉武、唐宗宋祖和那位一代天骄成吉思汗俱往矣时,周恩来却在这条路上丢开秦皇汉武不看,只看了张良庙和武侯祠。

当毛泽东赴莫斯科同斯大林谈判,津津有味地读着彼得大帝和拿破仑时,斯大林着急地说:你不行,这些具体事你谈不清,你叫周恩来来谈

我创作中的书,正是要由此谈起。不过,谈话者将不再是我,而是跟随总理几十年的何树英同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