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违了•王杰先生

一连班长王杰牺牲

2016年07月13日 14:55来源:我爱历史网阅读量:28 分享到:

1942年,他出生在郊乡华堌村的一个普通农民家庭。1961年,他应征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并成为了一连班长。然而,他在本该大放光彩的年纪,于1965年7月14逝世。那么,王杰是如何牺牲的?他为什么会牺牲呢?

1965年7月上旬,济南军区驻徐州部队拉练到邳州张楼乡,并短时在那里进行各种演练,县武装部受当时热映的“地雷战”影响,利用这个机会,临时组织了民兵地雷班。由于王杰是名优秀的班长,二次立功。

等到各种一般的地雷教过了,开始教后面最复杂的有较长绊线的地雷,具体站着讲的时候外面人都很远。尤其是在最后穿雷管、带引线的细致作业时,不能分散一点精力。王杰蹲的很近,时间又长,周围12人为了看清就慢慢地围成了里外几层的水桶,还有过路的和图热闹的小孩子。

也就是临到万事大吉的时候,那长长细细的引线在拥挤中不知被谁碰了,雷包的引线还在王杰的手里,动与没动只有王杰能感觉到,他要往后一仰肯定没事,但他知道是什么后果,在3秒爆炸的时间内他选择了扑的动作!

图片 1

图片 2王杰图片 3王杰微博截图
日前,53岁的王杰在微博晒出几张在泰国旅行晒大尺度泳照,上演“出水芙蓉”,并留言称,“2016年快到了,不知道如何去对你们说一些感谢的话,只好牺牲色相,自拍了一些你们从未见过的胖猪游泳,一直都不喜欢我或讨厌我的人,可以痛快大笑的骂我或耻笑一下”。
照片中,王杰穿着三角泳裤游泳,并上传9连拍。微博发出后,引起网友关注,有网友看到照片后留言调侃称,“号被盗了嘛?这样的照片都敢传”、“杰哥湿身了!”、“杰哥,牺牲色相胖猪游泳?一看到这几个字我忍不住笑出声来,那里景色好美啊!我也想下去泡泡!”“杰哥,不许你这么说自己,我就喜欢你胖胖的。好可爱,看到你笑了。”看到这里小编想说:“杰哥,你的节操呢?”
本文来源于明星网,转载请注明出处:

说到王杰,想必很多人都回想起他的歌,在80、90年代的时候,算的上是王杰生涯巅峰了,歌迷们也是亲切的喊他杰哥,如今王杰慢慢的淡出了娱乐圈,膝下虽有一子一女,但是和王杰的关系很是淡漠,更是屡屡传出王筱翠讨厌王杰的说法,那到底王筱翠为何讨厌父亲王杰呢?父女之间为什么有这么大的矛盾?

 
 苗天华走过来,嘴里骂骂咧咧的,一脸的不忿,好像牧雨安把他怎么了似的。我问他:“你干嘛了?牧雨安怎么一副恼怒的样子?”

最近,经常在KTV听到朋友们唱歌,总有人点孤独王子——王杰的歌。《一场游戏一场梦》唱的人情至深处,听的人泪流满面;《安妮》是我无比害怕听的一首歌,彻骨的呐喊,穿肠的心碎痛得人简直难以呼吸;《回家》“我走在清晨六点无人的街,满带一身的疲倦……那刻着我的名字古老的树,是否依然茁壮……回家的渴望又让我热泪满眶,古老的歌曲在唱着童年的梦想,”比起《驿动的心》有过之而无不及,将一颗游子的飘泊流浪,渴盼归家的心唱得人感同身受,难怪会引起无数人的共鸣。

图片 4

 
 “唉,哥不就是想要她的手机号码和微信嘛,不给就不给,用得着动手吗?”苗天华郁闷地说。

…………

王杰与女儿王筱翠

   我狐疑地盯着他,真的只是这样?这家伙,该不会做什么出格的事情吧?

啊!难以忘记,那些年追捧磁带的岁月……

如今已经57的王杰有过两段婚姻,王杰的一任妻子叫做段安琪,两个人相识也可以说完全是一个意外,王杰很早就开始注意段安琪了,段安琪经常去滑冰场,而那个时候王杰还只是一个滑冰场的教练,就一直默默在旁边注视这这个女孩,之后因为从一群混混手中救下了这个女孩,两个人就开始了恋爱,之后段安琪怀孕了,但这个时候的王杰却要去服兵役。

   “苗天华,我希望你说实话,跟你讲真的,牧雨安这个人不好惹。”

图片 5

图片 6

苗天华脸色一变,紧张地抓住我的双臂,焦急地问说:“我草,你怎么不早说?快告诉我她怎么不好惹?”

我相信很多人珍藏了一些磁带,疯狂、热烈地学唱。《伤心1999》,《谁明浪子心》,《是否我真的一无所有》都是大家极力互相推荐的曲目,非常怀念某次唱《英雄泪》,一伙人推杯换盏,凳子上、沙发上闹腾,当副歌部分出来时,竟引起了集体大合唱。

情场浪子王杰

   我无语地看着他:“你不会真的做了什么吧?”

图片 7

就在王杰服兵役的时候,自己的女儿王筱翠出生了,故事也因此发生了转折,也是直到多年后,王杰才知道了所有事情的真相。在王杰服兵役的时候,王杰的母亲逼着段安琪和一群武行跳舞,段安琪难以忍受,之后就离开了这个家,之后这件事就成了王杰心里的一根刺。

苗天华着急得不行,然后有些发怵地说:“我摸了一下她的屁股…”

很少人有王杰那么独一无二忧郁的眼神,他的沧桑,孤独,爱情,全部在音乐里诠释,令听者不感觉颓废,反而充满积极向上的情怀。

图片 8

   我:“…”完了,苗天华死定了!

图片 9

情场浪子王杰

   老虎的屁股摸不得,更不用说是母老虎!

王杰的人生遭遇,坎坷波折,有过爱有过痛,拥有过失去过,但依旧保持着一颗善良的心。记得某次看电视,他近几年的一次个人演唱会,一群人非常非常安静的听着一首首歌,有人轻轻鼓掌,有人悄悄抹泪,有人靠在爱人肩头,不同的旋律一定勾起了不同年龄段的回忆……

在王杰成名之后,一度想要补偿段安琪,只是不管怎么寻找,都找不到段安琪了,王杰谈到这件事也曾说过,这将会是他一生的遗憾,而王杰最著名的歌曲《安妮》就是写给第一任妻子的,相信很多人也都听过这首歌,而自从妻子离开他之后,王杰就这样成为了一个单身父亲。

 
 虽然我没听说过牧雨安主动找别人麻烦什么的,可是她的容貌就在那,不知道多少人抢着表现,如果这件事泄露出去…我不敢想象有多少牛逼的人会到二高来找苗天华。

图片 10

图片 11

   “兄弟,你不能见死不救啊,我这可是为了给你出气,你一定要帮我啊!”

最后,我引述用网易云音乐对于歌手的介绍,结束本文:

王杰演唱会现场

   我一听就乐了,说:“你不是要罩着我吗?怎么还让我帮你?”

“1988年6月,一架来自台湾的客机飞抵香港启德机场。从机舱里走出一位身穿牛仔服装的男青年,他脸无表情,一言不发,把证件和行李递交给海关人员检查。然后,他走出机场,朝着华纳唱片公司所在地九龙柯士甸道的方向走去。

为了养活自己的孩子,王杰晚上就在酒吧唱歌,白天开出租车,在王杰最穷的时候,冬天两个人去台北睡街头,王筱翠可以说从小就跟着自己的父亲吃苦,而如今的王筱翠也已经成家了,还有了一个孩子,职业是一名空姐,懂多国语言,一直在飞欧洲航班,如今生活可以说是很好了。

 
 “我那是在二高有效,在二高我保你横着走!可是白晴不是二高的啊…你不是跟她认识吗?你就帮帮兄弟,事后兄弟请你吃饭!”

马路上车来人往川流不息,路人纷纷从青年身边擦肩而过,经过一家唱片店时,他停住了脚步。唱片店橱窗上贴满了歌坛超级巨星谭咏麟、张国荣、中森明菜、麦当娜等英男俊女的巨幅海报,不少顾客在店内专心挑选最热门最流行的唱片。没有人留意,也没有人去理会那站在门外,相貌与服装都很不显眼的青年人。青年人用忧郁的眼光把海报来回瞄了几次,转身而去。很快就在人群中消失了。

图片 12

 
 我看着医院,唉,不是我不帮,而是我跟牧雨安,根本就不熟悉啊,怎么帮得了苗天华?

两个月后,这个青年人成了香港歌迷的偶像,所有的唱片店都贴满了他巨幅唱片海报——他就是王杰。”

王杰写真

 
 “牧雨安心地不错,应该不会计较,如果…如果她真的让你来找你,再看看吧…另外你根本不是为了给我出气,而是想要自己过把瘾吧?”

图片 13

王杰偶尔也和女儿王筱翠见见面,王杰之前在节目中也提到了父女不和这个传言,外界因为王杰在国内发展事业,而王筱翠在国外定居的原因,觉得父女感情不和,不过其实两人的感情很好,王杰从小一个人把王筱翠拉扯大,过了很多艰难的日子,而王筱翠更喜欢国外的生活,王杰则是从最开始的发展事业变成了现在习惯了国内的生活,所以大家也不要无端的猜测了。

苗天华一脸“正气”,说他不是那种人,绝对不是。

 
 我们回到学校,很多学生都没有在上课,二高确实是出了名的烂和乱,简单说吧,在这里,老师什么的基本上不管事。

 
 不是不想管,而是管不了,现在的学生一个比一个还能野,而来二高的,要么不学好,要么就是初中开始就混的。

   说不好听点来这个二高的就是烂仔命,出人头地的有,但仅是少数。

 
 我跟苗天华可以说是得罪死了王杰,也不知道王杰在二高怎么样?要是也那么牛逼,我跟苗天华可以不用待了,赶紧滚蛋得了。

都说第一次永远是最难的,经过十几天前那一次爆发,我已经变得胆大了许多,至少,要是再让我对王杰还手,我还真不是特别怕。

   只怕群欧…

苗天华眼睛贼亮贼亮了,防着四周,生怕谁跳出来打他似的。

 
 他还给我解释他这是低调,不想让人认出他是二高的扛把子。搞得好像我不知道他在宿舍第一天就被人给打成狗似的。

   但不管怎么说,苗天华这个人,做朋友还是很不错的。

   我找到自己的班级,我是在高一五班,苗天华在七班,上下楼分开了。

 
 教室里只有一点点人,坐满了该有五十多个,可是现在至少四十个位置是空着的。

 
 我都不知道二高是怎么还能够办下去的,这可是公立学校啊!没有达到升学率,教育局那边会放过?

   “报告…”

 
 听到我的声音,正在讲课的数学老师眼睛一亮,笑着说赶紧进来,可算又多了一个愿意听课的了!

 
 我听得是一阵汗颜,多一个都能让老师高兴成这样吗?这个数学老师好像挺有意思的,里面的十多个学生听得很认真。

 
 我尴尬地不知道坐哪里好。数学老师问我干嘛不坐下?我说我不知道坐哪里,这十天住院了。

 
 数学老师似乎听过我的样子,脸上表情还凝固了一下,然后干笑着说:“吴凌云是吧?你的位置就在靠角落那个。”

 
 我看了一下角落,怎么又是垃圾堆的角落?只好事后找班主任了,坐那里,能有什么听课效率?我坐下听课,一节课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

 
 “同学,下节课上什么?”班里十多个学生中,三个男的,其余都是女的,我前面这个刚好是男的,我就问他了。

 
 不过他并没有回答我,我只好再问他一次,在二中可找不到功课表啊…奇怪的是,他依然不回答我。

 
 我心想这人也太没礼貌了!我只好起身问另外一个男同学,他倒是说话了,但却是一副我是瘟神的表现。

 
 “哎哎,你别靠近我,别跟我说话,我一句话也不想跟你这个煞星说。”我疑惑地看着他,问他我怎么煞星了,没想到他直接不鸟我,郁闷得不行,可要我问女孩子…

 
 我心里很自卑,我不敢问,初中三年,我从来没有被女孩子正眼瞧过。连那时候年段最难看的女孩子都不屑我。

 
 就像我面对牧雨安,一句话也不敢跟她回应一样,甚至我明明心里对她把我的过去说给别人听这件事很气愤可我也没说什么。

   我自卑,面对女孩子,充满了自卑。我心想算了,老师来了就知道了。

   可是我很奇怪,我怎么就是煞星了?很快我就得到了答案。

 
 是快上课的时候,铃声刚好响了,一阵沸腾的声音从走廊那边传过来,好像很多人。

 
 我抬起头一看,心中瞬间被恐惧占领,因为,在门口,一个穿着运动衫、抱着篮球的人正冷冷地盯着我。

 
 “回来了啊,竟然没有去我那打个招呼,吴凌云,你这是要伤了咱们老同学的情分啊?”那个人正是王杰!

 
 他带来好多人,有一部分是高二的,长得特别高大,这是王杰的报复来了,还好,我做好了心理准备。打了王杰,我是不可能没事的。

   我沉默不言,王杰带着人走了进来,笑眯眯的,我问他想怎样?

 
 他残忍地笑了一下,骂了一声草泥玛,然后篮球狠狠地砸在我的胸口,我弯腰咳嗽起来,王杰已经把我的头按在桌上,狠狠地骂道:“你小子那天不是很能耐吗?那天你不是很狂吗?啊?你再给狂试试!破逼玩意儿,以为自己牛逼了啊!”

 
 王杰把我头抓起来,狠狠地往桌子上砸,我感觉到剧痛,痛得不行,眼泪都流出来了。

   “阿杰,这就是你说的那个狂小子吴凌云啊?”一个高二的学长笑着问道。

 
 王杰说是啊,可牛逼了,那天没少让我吃亏!然后他又补充说:“哦对了,绍哥,这小子还挺吴姐厌的,最近吴姐不在,不然我相信吴姐肯定会交代我‘照顾’一下他的。”

吴姐?吴凌月?我心底在这个名字之下瞬间冰凉,连痛觉都好像消失了,恨,无边的恨,我恨吴凌月!我要让她卑微地跪在我面前,问她凭什么夺我父母,伤我三年!

   她只是我爸捡到的孤儿而已,她凭什么这样对我!

 
 纵然我知道这样说她是不对的,可她何曾尊重过我?没有!那我又何必管她!

 
 绍哥听到吴姐二字,脸色也变了变,然后上来,亲自给了我一脚,我整个人飞进了垃圾堆,胃里一阵阵翻滚,想要把全部的东西都吐出来。

   还好,我过去三年挨了很多打,这一脚还能忍!

 
 “既然是吴姐想要对付的人,那我就不客气了。”绍哥走向了我,我看到了王杰得意的笑容。

   我深深地明白,这个绍哥绝对比王杰还要厉害,而且厉害得不止一筹。

 
 可是,就算是这样一个人,竟然叫吴凌月吴姐?天啊,她到底怎么做到的?她是当代武则天不成?

 
 这个叫做绍哥的下手很狠,没两下我就只能躺在地上呻吟了,看来是个练家子吧,我心中为自己悲哀,也嘲笑自己。

吴凌月啊吴凌月,一直以来全部都是因为她我的人生才这样黯淡无光,可是自从她小学毕业我就连见她一面质问她的资格都没有了。

   可笑,可笑啊…

 
 “不知死活,吴姐也敢招惹?”他一口痰吐在我的身上,我几乎想要吐出来了,我好想站起来反抗,好想也像那天一样狠狠地反击王杰。

 
 可是看着围住我的这些人,他们脸上都带着不怀好意的笑,充满了嘲讽和鄙视。在他们看来,我就是个可以肆意践踏的傻逼吧。

 
 这一瞬间,我忘记了我来二高前的豪情,想要来这里报复王杰?真是做梦啊!连我自己都觉得这是一个可笑的梦了。

 
 “看吧绍哥,初中的时候他也是这副死样,只能任由我们把他当作人肉沙包,其实我都以为高中遇不到他了很可惜,没想到…哈哈,这小子竟然自己来二高了!你说这人是不是有点贱?”

 
 “难不成被人虐了三年还虐出习惯来了?爱上了那种被人虐的感觉?”整个教室充满了讥讽的哄笑声,明明是上课时间了,可是连老师的影子都没有看到。

   没有人会来救我。

   “你是不是贱?”绍哥蹲下来,拍了拍我的脸,戏谑地笑着。

   “说一声你很贱,我这次就这么放过你怎么样?”

   不,我不能说!同样的一幕,我怎么可以让它再次上演…就被打一顿好了。

   我闭上眼睛,绝望地认命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